【娘塔冷战组/Dover组】年轻人就是这样相爱(《小楼的奇幻生活》AU) 2

【艾米丽drama queen属性觉醒以及弗朗西斯上线】


2

 

“……好吧,如果你坚持这样。”听完艾米丽以“为什么不应该跟安娜·布拉金卡娅”为主题进行的长篇大论,玛格丽特抱起双膝由着妹妹继续自己的行动。艾米丽又抓起了望远镜。

“布拉金卡娅在搞什么……”艾米丽低声自语着手忙脚乱地调节望远镜,身体因为极度紧张而绷得笔直——

“——呜啊!”她猛地一震,连人带望远镜向后栽去,轰地一声摔到地毯上。玛格丽特尖叫一声冲过来扶她。仰面朝天的艾米丽露出泫然欲泣的可怜表情,看起来惊魂未定。

“怎么回事?”玛格丽特急切地问道,一边检查艾米丽是否受伤。而艾米丽就像个刚被捞上来的落水者,失魂落魄地呆站着。

“她……她居然……”

“她居然什么?”

艾米丽露出隐忍的表情摇了摇头。

“艾米,快点告诉我,怎么回事?”玛格丽特抓住艾米丽的肩膀晃了晃她。

艾米丽这才悲切地开口:“布拉金卡娅……她居然……把嚼过的口香糖……拉成长带子玩……”

 

吃晚餐的时候艾米丽依然愁容满面。她盯着面前烧糊的饭菜,似乎在认真考虑要不要一头撞死在上面。

“艾米丽,你怎么了?”亚瑟在桌对面坐定,关切地问道。

“我的心在淌血!”艾米丽抬起头戏剧性地哀嚎,把亚瑟吓得向后缩了缩。他转向玛格丽特:“你妹妹怎么了?”

“唔……”玛格丽特为难地摆弄着自己的叉子,“我想是因为她在意的人犯了点社交礼仪……”

“你们不懂,”艾米丽捂着心口说,“我被摧毁了!我不敢相信我战略监视了这么久的人居然是一个这么肤浅、这么恶心的家伙!”

亚瑟扬起一条粗粗的眉毛。“说起这个嘛,艾米丽,”他调侃着说,“你上周还把嚼过的口香糖粘在我车门把手内侧呢。”

艾米丽抬起头,表情僵住了。然后,她慢慢露出一个大得诡异的笑容。

突然间,玩口香糖不再是问题。“这是一个让布拉金卡娅和我势均力敌的新共同点,知道吗?好吧,可能是挺恶心的,但很酷。”第二天,艾米丽这么解释着,又斗志昂扬地登上了天台。

 

艾米丽的视线跟随安娜·布拉金卡娅下楼、给赛用自行车开锁然后慢悠悠地骑车穿过拥挤的街道。正当艾米丽准备收集东西下楼时,街道上一团巨大的东西吸引了她的视线。

那是一大堆各式各样的乐器,吹的、弹的、打的应有尽有,被用粗麻绳捆成一大堆固定在一辆看起来单薄得不堪重负的小汽车上。那一大堆东西一点点地在狭窄的街道上挪动着,一个艰难的转弯之后,汽车停在了亚瑟的停车位上。

严格说来,街区的停车位并没有归属,但谁的车停在哪里都是约定俗成的。这下亚瑟一定会给气到发疯的——顶着这么一摊子东西的人可不像会招他的喜欢。

从车里钻出来一个男人。他波浪状的金发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艾米丽不由得在内心赞美起这一头金发,除了童话里那种玄而又玄的描述,现实生活中她还从没见过这么棒的一头金发呢。公主。艾米丽脑海中浮现出这个词。

男人提着一个大号行李箱和一把大号琴匣穿过街道。现在艾米丽可以看清他的正脸,如果从一到五打分,这个人得四分绰绰有余。他留着一下巴的胡茬,但这与他很相配。此外他的装束十分的波西米亚风,充满了刺绣、皮革和流苏。男人径直走进了艾米丽所在的公寓楼。

艾米丽马上冲进楼道俯身往下看。男人提着行李哐啷哐啷地爬上楼梯——听起来就够费劲的——然后,停在了顶层,柯克兰家的隔壁,放下行李掏出了钥匙。

艾米丽倒吸一口冷气。等这位新邻居走进屋后,她马上蹑手蹑脚地溜进了家中。


评论(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