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作之助/国木田独步CP向】约会纪要 (上)

梗概:无异能的大学生和高中生,两个正经人返璞归真的心灵之旅。

          (分段发,假装身处热圈。)

 

如同小说与其改编漫画与其改编动画的情节一样,每一个莫名其妙闪亮登场的转学生一定会在原本平静的生活中掀起一些波澜,更遑论太宰治这种一看便知不是善茬的转学生。

就拿现在来说。名为“理想”的笔记本对国木田独步来说是外人碰不得的圣物,而如今太宰治不仅碰了,还弄出了复制版,令国木田怒火中烧。他真想把太宰治扔出去,扔出教室、扔出学校、扔出横滨、扔出日本、扔出亚洲甚至扔出大气层,但太宰溜得飞快,国木田只好一路紧追不舍。他们一前一后狂奔横扫了整个校园,最后太宰被国木田逼停在了校门口。

大好机会不容错过。正当国木田独步蓄力对准太宰治的俊脸时,他的出拳却被一个时机精确的借力化解,拨向一边。

这就是织田作之助了。红发青年带着一脸习以为常,云淡风轻地举起另一只手里的便当盒递给刚才闪到自己身侧的太宰治,然后稍微抬起视线对上稳住了重心且稍有讶色的国木田独步。

 

“然后轰——啪!天雷勾动地火!”太宰跨坐在椅子上夸张地比划着。国木田给了他一个栗暴。

但,好吧,太宰说的也没错。这就是为什么现在国木田对着穿衣镜,手指不是很听使唤地束头发、扣衬衫、把长裤沿着裤缝捋平。瞧,他和织田作,他们总算要出去约会了。可惜交往不像数学,有既定的公式定理,可能这就是为什么国木田能完成复杂的题目,却对简单的约会手足无措。十个小时前他在台灯下在笔记本上罗列传统的约会项目,并把曾经写下“26岁交往,28岁结婚”的一页比着直尺撕下来折成小方块扔掉,只能说世事难料。

 

织田作站在行道树下。温乎乎的风慢吞吞地从头顶梳过去,衬衫和长裤有些发热。他慢慢地把袖子挽起来,一折又一折,像个仪式。阳光下的街道看上去金灿灿的,织田作眯起眼睛望向路对面的车站,然后抬手示意。绿灯亮起,国木田大步流星地走过斑马线,踏上人行道后首先低头望了下手表,然后抬起头——

“——哎?”

“可真碰巧。”织田作扯了扯自己的衬衫下摆,国木田反射性地低头确认自己衬衫的颜色。两人不约而同穿了黑色的衬衫。

“因为想着随意点就没有穿制服……”总之衣柜里那件胸前印着”You Are Being Watched”的短袖T恤现阶段被雪藏了,国木田磕磕绊绊地解释道。好像有个军乐队的鼓手一下一下地敲击他的心脏,震到他牙龈都麻掉了。

“很应时。”织田作点头道。军乐队的鼓手变成了流行乐队的鼓手,开始接连不断地敲击国木田的心脏。

“我们走吧。”

“去哪里?”

 

在早晨逐渐升高的气温下达成的一致意见是先找一家咖啡厅做个简单的安排。玻璃门打开放出一丝带着苦香的冷气还有歌曲的尾音,然后又无声地合上。

“稍等。”织田作望向国木田,顿了大约两秒,这才拉开店门。

门打开的一瞬间咖啡厅内恰到好处地响起Time in a Bottle,在惊奇中国木田没法确定织田作是不是有一闪而过的笑意。冰咖啡让纸杯渗出一圈小水珠,他们咬着杯沿在餐巾纸上比比划划,互相考察着对横滨地铁线路的记忆。长期家校两点一线的高中生国木田理算当然地败给了课外生活丰富的大学生织田作,后者力道十足地在餐巾纸上打了个圈。织田作捏起那张纸在国木田面前晃了晃:“我们可以去这个游乐园。”


【TBC】

评论(10)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