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装侦探社/AU】好兆头 前篇

梗概:
借用题目只是因为题材类似,设定武侦为天使,港黑为魔鬼。
本篇无CP,但之后走织田作×国木田CP向。
HE并努力向情景喜剧发展。

国木田独步觉得他有些理解了,关于两千多年来天堂和地狱为什么势不两立、天使和魔鬼为什么水火不容的问题。
他在脑袋和视野双重的混沌中艰难地睁开双眼,摸索着眼镜努力让自己迅速弄清现在的情况。情况就是太宰治侧坐在他的铺边,脸上露出和蔼的微笑心平气和地揉搓着国木田的脸。
“你……什么毛病啊……太宰……”国木田在双手的夹击下口齿不清地抗议,“让我……睡觉……”他已经累得没法发脾气了。事实证明谁都需要休息,尤其是国木田这样奔波了一天的天使,疲惫得翅膀上的每根羽毛都蔫到下垂。
“恐怕不行啊,国木田君,”他亲爱的同事正经八百地回答道,总算收回了双手,“社长还在办公室等着你呐。”
嘭。
这是国木田的翅膀煞开的声音。他腾起来抓过书桌上的手表,表盘明确显示差五分八点。而之前社长要求到达的时间是八点整。
国木田冲出去得那么快,几乎都留下了残影。他半跑半撞进浴室,嘴里含着牙刷的同时梳着头发,脖子上还挂着没系好的领饰。龙头哗哗出水和口杯叮当的杂乱间,虚弱的敲门声响起。
谷崎润一郎抓着门框保持平衡,翅膀拖在身后,一对黑眼圈清晰可见。“国木田先生,我就问一下,”更年轻的天使穿着一件松松垮垮的睡衣,说话间打了个呵欠,“您半夜起来是要做什么啊?”
“半夜?”国木田把牙刷从嘴里抽出来,一时有些恍惚。
“是啊,现在是……呃……”谷崎探头去看走廊上的挂钟,“一点二十左右。”

国木田一把拉开太宰房间的纸拉门时,看上去狂暴的就像要执行天罚,房间的主人却安稳地躺在榻榻米上睡得十分香甜,翅膀恣意地摊在身体两侧。
“那个……真的是太宰先生干的吗?”谷崎将信将疑,看看地上性命堪忧的太宰,深觉有必要为他争取一条生路。
“绝对是这家伙。你是相信我,还是相信他?”
虽然内心里谁都不想相信,但作为天使共事多年,谷崎还是坚定地站在了国木田阵线。
“我相信您。”
“很好。还有,你怎么现在还没睡觉?”
“……之前在和直美玩Just Dance。”

回到开头探讨的主题。太宰治虽然身为现役天使,但显然他的魔鬼秉性不仅体现在一对锯掉又长的角上,还体现在乐此不疲地挑战国木田的忍耐极限上。所以不管他的羽毛是否散发着圣光,国木田都要暴打他一顿,就当是天性使然好了。
就在装睡的太宰被国木田揪着领子拎起来而大喊大叫时,纸拉门再度被拉开。
武装侦探社社长、六翼大天使福泽谕吉逆光立在门口,浑身充满了荣光和威严。
“你们两个——”
国木田立刻松开太宰面向社长九十度鞠躬,太宰也在榻榻米上正襟危坐。
“——好好相处。”
撂下这句话,福泽谕吉便转身离开,外披的袖子飘了起来,充满大天使的气势。
社长的话不可不听,毕竟福泽谕吉算是整个侦探社的老板、老师、老爸。不过回屋睡觉前,国木田还是一翅膀把太宰拍到了地板上。

在天堂又名浮空横滨生活的一个简单的道理:想要生活,就需要信用币;而想要信用币,就得工作。
天使是积极自律又循规蹈矩的种族,他们不像魔鬼,使用各种卑鄙手段获得信用币;也不像死神,领着低保所以闲到长毛;更不像爱神,干活只看出价高低。
天使的工作层级分明、秩序井然。比如说国木田独步,死亡天使,他的责任是引导灵魂归天。详细点解释,就是筛选出有回收价值的灵魂,从死神手里把这些灵魂弄出来,然后超度他们,让他们获得生命,以此达到循环再利用。
武装侦探社算是天使中的精锐力量。社长福泽谕吉在这些天使第一次长好羽毛后就对他们进行培养,合格的天使会得到属于自己的光环,防静电、可拆卸、耐磨损的那种。当然,天使中也有无翼者,比如谷崎直美,不过他们在其他方面是一样的出色。
至于太宰治这样魔鬼弃暗投明的确实是少有;而泉镜花成就了无独有偶那又是后话。多数时候,天使和魔鬼都是见面即开打,谁还管今天的业务能不能完成,把对方揍个七荤八素才是第一要务。

经历了太宰治半夜鸡叫磨烦事件的国木田独步第二天早上总算还是准时到达了办公室接受新的任务。天使的工作听上去再怎么高端实质上也是公务员体制,就算一晚上不睡觉到点了照样得爬起来报到,一天没事也要在办公室坐满八小时。
这就是死亡天使国木田独步新的一天工作的开始。纵然这位年轻的天堂派遣员已经做好充足的准备去完成工作计划,他还是无法预料到在打开今天的任务文件后生活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总之不会坏到哪里去的,毕竟天使又不会死还附带一堆加持。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