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CS2012】【学生AU】Wounded Animal

【当不当做CP向都可以,我觉得12版的犹大之吻感情很特别。基本没什么意义的短篇。】

Jesus在水泥台阶的底层通电话。

Judas在晚风里吸一支烟。

如果Jesus的声音越来越大,比如现在,那说明这通电话是打给他的父亲,并且实际上没有打通。连Mary都不知道Jesus会对着无法接通的那端讲电话,他会投入其中、倾诉衷肠,然后一言不发地走回宿舍,顶着涨红的脸作出平静的神色。

Judas通常对此不予置评。

Jesus是那种神奇人物,几届学生中才会出现一个的那种Superstar。Jesus发动学生跟学校的管理阶层对抗,印着他头像的社团宣传单贴遍了学校——即使这种活动张狂得过了头,也没有一条现行校规能指出这是违禁的,这才是最让那些穿着考究三件套的老男人咬牙切齿的。

Jesus握着手机的手垂了下去。

Judas在垃圾箱顶摁灭了烟。

矛盾的发生是阶段性的:首先是解释,然后是争执,推搡和斗殴紧随其后。在这一系列行为结束后,Judas对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一无所知。户外照明灯把他们的影子抛在身后,他向Jesus发抖的背影走近,像是赤手空拳走近洞穴中蛰伏的伤兽,而他甚至连把麻醉枪都没有。但对比一下,显然躲在宿舍里等被开除的Jesus拎着背包滚出学校大门更加使Judas心乱如麻。

所以他在一切合理结果连锁发生后选择了最最荒唐的行动——他大步跨下台阶皱着脸粗暴地揽过Jesus吻了他的额头。

一瞬间Judas闪现出自己被摁倒在台阶上撞得头破血流的场景,他当然知道Jesus的力气和怒气爆发时就像洪水一样,席天卷地。

可是没有。

Jesus用力拽住了Judas的衣角,就像拉着能走出迷宫的线轴,把自己绕了进去。洪水爆发了,可是天啊,它们在Jesus的胸膛里隆隆地震响,最后从他的双眼里涌了出来。他的脸贴着Judas的耳际,不均匀的气息蹭到Judas的颈侧。

Judas于是伸手拥住了Jesus。Jesus在颤抖,连带着半长的头发和下巴上青年人的胡茬,连带着发作过后脸上的汗和眼泪。他的手臂拦在Judas颈后。Judas抖索着双手,试图按住Jesus的伤口,那种不会渗出血的、他亲手留下的伤口。

校园的钟声拉警报一般地响了起来。天空像玻璃球一样震裂开来,留下一些闪烁着的碎屑扑簌簌地撒在Jesus身上,抖落出零星背叛的味道。

Judas从未如此惶然失措、后悔莫及。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