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U幻红】绯色气旋

“我真的有点激动——嗯……我还没告诉其他人,他们都有事要处理……新成员里……除了皮特罗都是陌生人……所以……”

旺达停下脚步止住话头,有点紧张地转过身。身在九头蛇的时候她从不表现出紧张,即使是面对那个人形武器冬日战士。她看着面前的人,然后试着把目光挪向他的瞳孔。

“别……紧张或者大惊小怪。”

幻视顺从地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好吧。”旺达深吸一口气,在悬浮在半空中的幻视面前脱掉精巧的高跟鞋,慢慢地走向浮空母舰边缘,背过身,重心向后倾——

直觉而不是计算使幻视预判绯红女巫接下来的动作后一个猛冲向着旺达的方向疾飞,同一时间旺达的脚尖擦掠过护栏边缘然后向着黑沉沉的天空坠落下去——

“我说了别大惊小怪的!”

旺达急于把自己从被公主抱的姿势中挣脱出来,声音里也带了些恼火的意味。她在离母舰顶部不到一层楼的高度就被幻视接住回到平台中心。她跳到地面上抱着臂仰头看着表情平静看似无辜的同伴:“只是展示给你看我会飞了!刚学会不能直接起飞而已!”

“可是马克西莫夫小姐——旺达,”看到姑娘噼噼啪啪冒火星的眼睛后幻视改口,“你刚才告诉我你要展示一样东西,而我对你的危险动作毫不知情。”

“我就那么像要自杀吗?”那条绯红色的披肩也像某种猛禽的翅膀一样在气流的鼓动下扑打起来。

不。连九头蛇致命的人体改造计划都能奇迹存活的东欧女孩是不会这么脆弱的——况且皮特罗·马克西莫夫已基本脱离生命危险。

“……抱歉。你要再来一次吗?”

幻视看着旺达的面部表情开始细微变化,不过她还是咬紧下唇企图绷紧自己的脸。

“说好了你不许动,只许看!”

“我保证。”

旺达气鼓鼓的表情终于消失,她赤着脚旋转着踱到平台边缘,再一次轻盈地背过身,慢慢慢慢地滑进夜色。远远的下方汽车的鸣笛声衬托下绯红的披肩就像缥缈的云雾,在旺达纤细的身躯之下翻腾涌动,发丝随着气流盘旋上升,那是明明暗暗的霓虹灯也丝毫搅不乱的甜蜜的褐色。

然后是亮光。绯红色的亮光点亮了城市上空的黑暗。绯红色包裹着旺达·马克西莫夫的身躯,从她苍白的指尖溢出并蓬勃,最后深深浅浅的亮光托着她上升,裙摆飘浮而后垂地,脚尖悄没声地落在航母漆黑的顶部。

“很美。”幻视随之落地,虹膜映出绯红女巫特征鲜明的脸庞被魔法照亮。

旺达拢了拢头发,并未在意脚边的高跟鞋,而是在空荡无人的甲板上漫无目的地走动。神盾局借着检查前九头蛇成员身体状况实际是尽可能多的搜集他们的个人资料,因此尽管并没有严格禁止他们的人身自由,四处遍布的探测仪器和安保设备也有些令人不快。

“有时候我觉得,新复仇者基地也好过这里。”

“旺达,”幻视俯视着地面城市的景色,然后缓缓转向她,“如果两名复仇者从浮空母舰上失踪会如何?”

深绿的双眼倏然睁大:“可是——”

低沉的嗓音在夜色衬托下显得异常令人安心:“看透内心的能力,我也不是没有的。在夜巡之前我们就回来。”

“我……不确定……”旺达慢慢地走向浮空航母边缘,同样俯视着城市不夜的灯火。

“我会接住你。”她看着他的眼睛,幻视郑重地点头,眼睛像心灵宝石一样在黑暗中闪光。

幻视伸出手,微微偏过身。旺达眨眨眼,随即搭上了带着凉意的手掌。她感觉到被握住的触感。

他们同时向着空中倾身。

重力吸引着他们下坠。披风、披肩一同鼓动升腾而起,浅黄和绯红拍打着夜晚的空气。他们在空中毫无方向的下坠,风拍打着鼓膜擦掠过眼睛。

幻视伸出另一只手,旺达克服这阻力,够到了温度过低的手指,同时亮光也开始窜动,旺达能感觉到幻视已经克服重力放慢速度,魔法开始在全身流动,然后轻柔地托住她。

他们在空中直立起身躯,绯红色和浅黄色像双翼一样在周围拍打,他们就像立于云端的神明。母舰的轰鸣已经渐渐远去。他们在空气微弱的浮力下双手交扣,旋转着下降。大厦的霓虹灯光爬上他们的脚尖。

旺达阖上双眼。高处的空气夹杂着凉意,轻而薄,更加令人无所拘束。攥住的那双手也渐渐有了些温度。她的手指向前探,然后抓住了同样有了些温度的手腕。

旺达睁开眼睛。“飞快点,”她笑着说,“像雷神一样飞。”

“一起加速。”幻视也挑起嘴角。

3——2——1——

他们冲破空气。气流尖声蹿过身侧,城市模糊成了光影。他们敏捷地从一根根避雷针旁闪过,在城市钢化玻璃的表面留下一道残影;他们牵着双手盘旋而上掀起的气流让建筑顶端的旗帜凌乱地舞动,电缆线都在气流中晃晃悠悠。他们对城市不够熟悉,不能像纽约市民的好邻居那样在车流间荡来荡去,不过他们自有他们对飞行的驾驭。气流中魔法的亮光将他们点成绯红色的光晕,与城市上空的灯与星融为一色。

旺达无声的大笑着,由着幻视牵引着方向。“想看看海景吗?”女孩呛着空气点头。

他们向下俯冲,向着深黑的海湾,视野逐渐被大桥明亮的灯光点亮,车流穿梭成金色的闪光。他们加速,幻视能感觉到魔法愈发强烈的涌动和旺达抓得更紧的手。

他们从桥下飞掠而过,撩起水花溅到旺达的裙边。幻视飞到旺达下方,带着她逐渐减速,最终漂浮在水面上空。女巫漂浮在绯红色的光里,美得太过于不真实。

旺达松开一只手,亮光游动,水面起了小小的波澜,然后开始有规律地跳动。

然后她笑了起来,他也情不自禁地微笑起来。

他们的手在半空中扣紧。

 

【完】

 

“你到底跑到哪里去了!你知道我都快担心死了!怕你被抓走!怕你被美国佬改造!老天啊我还有47处子弹伤!我担心你都担心的要疯掉了!”

皮特罗·马克西莫夫扯着自己乱成稻草的银发嘶哑地咆哮。

“也许……我可以带你飞一次……我保证那滋味妙不可言。”旺达站在病房门口,情不自禁地微笑起来。这引得她的胞兄痛苦而戏剧性地栽倒在病床上。

“可是我还是抱得动你的啊。”


评论

热度(34)

  1. AlecNights无果不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