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格/埃兰】【(非正常?)日常AU】巫魔夜会(持续更新)

提要:21世纪的人类已经可以与魔法生物和平相处,为了保持双方的秩序,年长的魔法生物应当作为年幼生物的监护者以免这些幼崽引起冲突。然而这并没有人类当局想的那样简单,因为这些小崽子简直是噩梦。


“威廉,”埃里克在对话开始前好好地进行了一次深呼吸,“想知道我在你房间找出了什么吗?”

那孩子推了一下眼镜,从椅子上跳下来仰头盯着他看。

埃里克举起戴着橡胶长手套的手中的透明垃圾袋,准确的说已经不那么透明了,因为袋子的内壁都是深色的血迹。隐约可以看见里面装着不知什么生物的已经腐烂的残骸,有一条尾巴、几条断了的腿部还有已经血肉模糊的——呃,尸体部件什么的。

“这周第三次了。威廉·T·史皮尔斯先生。第三次!你为什么要把尸体塞到你的房间里让它们烂掉?我以为允许你把地里的东西刨出来就已经是我的极限了!”

那阴郁的小食尸鬼一直以一种波澜不惊的冷淡眼光盯着他,他甚至没怎么眨眼睛。两人的对峙中充斥着哧溜哧溜的背景音效,那是格雷尔在专心致志地吮吸啃咬一包医用血袋,因为这个换牙期的吸血鬼没法享用活物,只好退而求其次。新换好的桌布绝对又被弄脏了,搞不懂为什么有人觉得吸血鬼是很注重清洁的种族。

目光转回面前,威廉盯着埃里克。这么小的孩子是怎么会有这么恐怖的目光的,嗯?

然后小食尸鬼把双臂交叉在胸前:“我的房间。”

“是我的房子。我的。房子。”埃里克压下自己煞出犬齿的冲动,狺狺低吼道。

威廉看起来有些动摇了。他咬着下嘴唇,不过还是以那种恐怖的目光盯着埃里克。恐怖,又有点一本正经的幼稚的那种表情。

“去把你的房间打扫干净,我不想再翻出半个头颅什么的。”埃里克用另一只干净的手揉了揉脸,长长的吁了一口气。格雷尔还在残忍啃食那个血袋,结成的血块糊了半张脸。

“埃里——克——埃里——克——”听听这声音。埃里克的脑仁现在跳动着发疼,感觉全身的毛都要难受的炸起来了。

“又怎么了,小子?”

罗纳德的眉毛拧在一起,不悦地用脚踹埃里克的脚后跟:“我喊了你半天,你不可能没听见。”

“当你要喊我的时候,”——埃里克,深呼吸,深呼吸,不,别变形——“你应该到我旁边来而不是站在屋子外。”

“好吧,”罗纳德把手揣到裤兜里,踢着埃里克的另一只脚跟,“阿伦让我告诉你,泳池里太晒了,他想进屋去。”

“什么?阿伦!”

埃里克冲到泳池旁边的时候阿伦已经显得奄奄一息,连白金色的鱼尾都已经不摆动了。

“阿伦!阿伦!嘿坚持住!”埃里克滑下泳池,宣告了他最后一条干净裤子的终结。

泳池里快要晕厥的人鱼慢慢睁开眼睛,扑了一下鱼尾,水花正中埃里克的衬衣,没错,也是最后一件能穿的了。


食尸鬼对环境有着接近极限的适应能力,毕竟古代食尸鬼的聚居处就是中东炼狱般的沙漠。况且,食尸鬼擅长变形。


威廉缩在格雷尔房间的一角。这是整幢房子里最阴暗隐蔽的地方,因为吸血鬼是他们当中最惧光的种族,所以这间房子归属于格雷尔。

吸血鬼睡在棺材里这样的习俗如今已经淡化了,但是这些年轻的后裔们还是喜欢在头顶上盖块东西。比如格雷尔,他现在就平躺在床底下,双手交握,面对着鼻子上方的一片黑暗,努力尝试让自己睡着。

威廉从人形变成一只秃鹫,又变成蜥蜴,蜷缩在床脚下,转着圈爬动了一会,又变回人形。格雷尔不满地闷哼一声,因为他刚才伸手准备拉蜥蜴的尾巴。他们俩都很烦躁。

格雷尔正处在换牙期。不,这跟人类幼儿换牙的行为完全不同!完全不同!初始的牙齿脱落后会长出更加坚硬锋利的牙齿。作为代价,在牙齿长出来之前格雷尔都没法捕捉新鲜猎物。此外,说话时也没办法发出准确读音。

每次罗纳德听到他说话都会笑到几乎把自己折成两半,埃里克也好不到哪去,他差点用鼻子把酒喷出来。“这实在是……很可爱,”阿伦很开心地评论道,“就像……学说话的小孩子。特别可爱。”

格雷尔没法揍阿伦,但是他可以踢罗纳德和埃里克的屁股。现在格雷尔很明智地缄口不言,他真诚希望吸血齿能迅速长出来。


罗纳德的身体已经失去了大部分机能,作为僵尸,即使他的身体烂得只剩一副骨架他也仍然有自我意识。但是罗纳德并不希望那一天到来,所以他经常泡在福尔马林里,非常非常的频繁。“完全没必要。而且你每次都不清理浴缸。”埃里克举着滴水的刷子指着罗纳德。

浴室的门开了一条缝,然后闪进来一条非常萎靡的鬣狗,尾巴拖着,舌头垂着。

罗纳德坐在浴缸里号叫了一声,凄厉得好像有个幽灵正从他体内穿过。然后他迅速地把浴巾盖在自己身上。鬣狗没有偏头看他,走到马桶前盖上盖子,然后无力地跳到马桶盖上尽力把自己蜷成一个球。

“嘿,”年轻的僵尸湿漉漉地抗议道,“我的隐私!”

威廉甚至都没有抬头,从嗓子里发出了鬣狗特有的哧哧的尖锐叫声。

威廉还是没能掌握自己的身体机能,不过变形是目前所知唯一行之有效的适应方法。浴室也许没有格雷尔的房间阴暗,不过这里有潮湿的水汽,可以帮助他度过漫长的白昼。


“所以,”格雷尔双手抱臂,“为什么是我?”


“唔……让我想想,是因为埃里克说他要被恶心死了然后就跑了,威廉说我快把他逼疯了而且他可能把我的头咬烂,阿伦可能被我吓得发病?帮帮忙,格雷尔,我知道你最酷了。”


格雷尔妥协地接过针线一边使劲翻着白眼:“哦,罗尼,罗尼,如果没有我你怎么办呢?”


罗纳德把自己的脑袋扶正:“我大概会变成无头鬼什么的。”


什么样的女孩会觉得能把头拧下来的男生很可爱?“呃呃,第一次她确实被吓着了,后来她就觉得很有趣了,有一次她甚至笑到在空中翻了个跟头。”罗纳德打了个响指露出胜利的笑容。


格雷尔用医用缝线把罗纳德的头固定在他的脖子上,决定对此事不作评论。罗纳德约会的姑娘是个幽灵,没准幽灵的品位就是这么独特。


“你知道缝脖子有多麻烦吗?人家都要受够了!”格雷尔发泄似的把线头用力一扯。


“太紧了!我脖子都起皱了!”


格雷尔挑松一点线,用牙齿咬断了细线。


“下次不准再把头拧下来了,不然我就真的让威廉把你的脑袋咬烂Death。”


埃里克曾经见过几个成年食尸鬼。体型庞大、肌肉虬结、爪与牙粗壮锋利,没有生物敢轻易挑战食尸鬼,尽管他们通常不主动攻击。


而相比较起来,威廉实在是太瘦弱了,即使是按照未成年食尸鬼的标准。他的个子很小,灰白色的皮肤似乎直接覆盖着骨头,可以清楚地看见圆圆的关节突出来,叠起四肢甚至可以钻进碗柜里——顺便一说他这么干过几次,埃里克觉得自己的心脏健康堪忧。黑色的头发盖在脸侧就更突出他凹进的脸颊,而眼睛……食尸鬼在白天的视力糟糕透顶,他们更多的依靠嗅觉和听觉,但是这双眼睛的盯视总是令人不安。糟糕的是威廉又经常盯视对方,而且几乎不眨眼。埃里克在目睹了威廉在厨房里变形成鬣狗后才意识到,这孩子一直在用威慑猎物的目光盯视自己。


在威廉正式搬进埃里克的房子前,埃里克观察到他似乎躲在公墓里。埃里克猜测这孩子大概是因为发育不良才被逐出食尸鬼的种群,因为少见单独行动的食尸鬼。之后的一些事情也证实了这个猜测,但是威廉对埃里克旁敲侧击的提问却是闭口不答。


威廉会在晚上钻进社区的宠物墓地寻找食物,因为现代的人类死后很少留下完整的尸体,况且几年前政府就规定非特殊情况下食尸鬼不得损坏人类尸体。但是他似乎遵从某个特定的规则,会先在墓园徘徊一番,然后有目的性地用爪子刨开墓穴,吞吃自己的唯一一餐,然后按照原样把土堆好,就像未被动过一样。


他研究墓碑,埃里克注意到,威廉在阅读过墓志铭后才会决定当晚的墓穴。通常被留到最后的坟墓,墓志铭上往往有“无限爱意与怀念”的字样。


“但是它们最后都是要被吃掉的。”威廉冷冰冰地说,一边嚼着一只带羽毛的动物。没错,他现在可以接受吃活物了,他甚至可以吃蔬菜——此时威廉会有更加阴沉的表情。


后来,大概是因为到了食尸鬼的发育期,威廉开始迅速抽长起来,他的身高超过了从前三个孩子中个子最高的格雷尔,甚至发顶已经堪堪擦到埃里克的鼻尖,另外他的皮肤下不知何时也覆盖了一层肌肉,虽然对于同龄的食尸鬼来说他还是矮小又瘦弱,而且经常被认为是半兽人。可能出于这个原因,威廉对半兽人深恶痛疾。


格雷尔并不是百分之百的吸血鬼,他从未谋面的父亲是一个普通人类。


这件事是格雷尔亲口说的,格雷尔又是从他的母亲那里了解的。他的姓氏来源于他母亲的血脉,罗马尼亚的一个非常古老的吸血鬼氏族——萨特克里夫家族。因为他是半血吸血鬼,所以他在家族中的地位是最低的。在罗马尼亚吸血鬼的传统中,纯血统是最为高贵的,例如他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母亲;而由于被咬而成为吸血鬼的,如果表现出色,也会受到族人的尊敬;而半血种则被称为对血脉的玷污。甚至格雷尔的母亲也曾说过他是她的“耻辱”。


至于格雷尔为什么会住在埃里克家,那还要提到一个古怪的巫师。真是谢谢啊,布列多,真的,没准备咬断你的喉咙。那个银白色头发的巫师在某天傍晚悠闲地站在埃里克家的前院,红发的小吸血鬼在他身后一脸不耐烦地咂着泡泡糖,不时眯起眼睛做出威胁的表情。


实际上,格雷尔就像一包过期饼干一样被他母亲、布列多抛来抛去最后甩给了埃里克,他本来应该挺可怜的,但是他很傲慢。他总觉得他高贵的母亲有一天会来接他,把他带走,就像皇后风风火火地带走她的继承人。埃里克尝试过委婉地提醒格雷尔,换来一个吸血鬼式的鄙夷眼光。


埃里克认为格雷尔和威廉大概永远不能好好相处。威廉的领地意识非常强,而格雷尔又那么具有侵略性。确实,来这的第二天吸血鬼就和食尸鬼大干了一架,他们从阁楼打到厨房,撞碎了无数脆弱的装饰品,撕裂地毯,弄坏音响,还在几本书上留下了抓痕。然后他们在门廊又扭成一团,互相咆哮抓咬。然后格雷尔从上方突然袭击,按住不断扭动的鬣狗,煞出吸血的利齿刺进了威廉的颈部。


然后他呆住了,因为从伤口涌出来的不是鲜血,而是一种黑红色的粘稠液体。


然后莫名其妙地,他们俩就这样和好了。也有可能是因为他们的生命有某些相似之处。


“你会说罗马尼亚语?"


“我说英语多些Death,不过我可以教你用罗马尼亚语骂人。”


【后记1:啊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看《黑执事》而且还追了这么久……对主角无爱却非常非常ship死神们,在原作中CP感就非常强的死神们……】







评论(1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