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ghtSilver友情向】我与不可思议的夜行者(带能力半AU/卖蠢/可能OOC)

恶魔,伴随着生命进化的黑暗生物。生于黑暗,长于黑暗,以其异于人的可怖面貌被不断进化的人类所憎恶畏惧。

但仍然有极少数人类摈弃灵魂的纯洁完整,选择与恶魔签订契约,达成自己的愿望。

这样出卖灵魂的人类,被称为——魔·法·少·女。

所以,不要随便签订契约啊!

 

皮特罗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封闭狭小的暗室。

对此只有两种解释:第一他的仇家在他的晚餐里下了药导致他昏昏欲睡然后在熟睡时被抓走;第二他的仇家在他吃完晚餐之后睡觉时偷偷把他抓走。大概就是这样,不然没人抓得住他。

皮特罗的能力是高速移动,对一个精力过剩的高中生来说唯一一个不把超能力公之于众的理由是警车会围住他家哔哔嘟嘟地叫唤,然后他会被抓起来——暂且不考虑可能性有多小,那些穿着白大褂的疯子就会把他切开研究。

实际上,他可不是谨小慎微的人,但是兄弟会是这样规定的。

皮特罗开始尝试逃脱,两分钟后他甚至开始尝试漫画中的高速穿墙,结果是撞出了一闪一闪亮晶晶。

该死。他捂着脑袋暗骂。只要能出去怎样都好啦。

“嘿dude,要签订契约吗?”

烟雾使皮特罗咳嗽起来,他觉得什么地方发出了一声爆响。拿大拇指抹掉了生理性的眼泪之后他看见暗室里有一双眼睛,黄褐色,像光源一样。他本能后闪:“谁?”

感觉到什么在蹿动后皮特罗偏过下巴躲过了一条抽来的尾巴,末端尖形。

“库尔特·瓦格纳。”尾巴收了回去。

“我是说——你是什么?”

“嘿这真是个没礼貌的问题,美国人都这样吗?”对方似乎在走动,“好吧,按你们的话说我是恶魔,不过,叫我库尔特。所以话说回来,要签订契约吗?”

“你能让我出去我就签。”

“当然能,多少次都行。”对方咧嘴露出一排尖齿。

 

皮特罗倚在门框上稍息,他的心跳过速。不过话说回来,他刚才可是横穿了整个城市。

名为库尔特的恶魔带着他瞬移到城市边缘一个破败的小街上,双脚刚落地皮特罗马上迈开步伐向前冲去。他逃出来了,而他并不想被什么愚蠢的契约所约束。看来那个恶魔的能力是空间转移,他追不上皮特罗的超级速度。绝妙的利用。

皮特罗在喘气间隙自顾自的笑了笑,然后掏出钥匙打开房门。

恶魔正裹着风衣躺在他的长沙发上吃着他的大号家庭装薯片看着他的蓝光碟片,尾巴很是惬意地甩动着。

“你!?”

“没错,超级小白兔先生,想逃跑是行不通的。契约,懂?”库尔特·瓦格纳转身伏在沙发背上略带讥讽表情对着皮特罗舔舔嘴角。

皮特罗一巴掌糊在自己脑门上顺着脸滑下来,最后选择跌坐到沙发上抢过还没吃完的薯片一通大嚼。

“喂,那如果违背契约会怎样?”

“呃……大概是受到地狱君主的惩罚之类的……”

皮特罗猛地噎了一下:“地狱君主?!等等你说的和我想的是一个东西吗?”

“大概是。就是那个Azazel——生理意义上的我爸。”库尔特把左侧的深蓝的头发别到尖耳后,耸了耸肩。

皮特罗·马克西莫夫差点呛个半死。

“你爸!是Azazel!”

“其实我对他没什么印象,没什么好印象。”

 

皮特罗和库尔特的契约是在小黑屋里签的,所以简而言之,皮特罗两眼一抹黑地就签了名,连读都没读过那卷契约羊皮纸上的条文。

他从库尔特那把羊皮纸要过来后又一次被刚喝下去的水呛到——契约是用德语写的。皮特罗不会德语。

库尔特靠在沙发上,蓝皮肤,一脸的人畜无害。

皮特罗·马克西莫夫,短暂人生里第一次乖乖被下套。

“给我翻译一下。”

“拒绝。”

 

如果不是超级速度皮特罗觉得他肯定会累死在这天。好在德语翻译并不难找,只要跑遍半个城市。

皮特罗真想抱着饮水机灌下去。那位翻译对着羊皮纸反复看了两遍之后噗哧笑了出来。

所谓的契约,就是一大段用德语写的歌词,顶上写了“契约”,底下还有他皮特罗愚蠢的签名。

 

“反正你签名了。”库尔特双手抱臂,尾巴在身后危险地悬着。

“那只是一段天杀的歌词而已!你骗我!”

皮特罗闪到对方面前,同时砰地一声,库尔特消失了,瞬移到天花板角落俯视着愤怒的速跑者。

“够不着,对不对?”库尔特用尾巴挡下皮特罗扔过来的电视遥控器、饮料瓶、游戏手柄、漫画书等等等等。

“我要弄死你这条蓝虫子!”

“嘿嘿嘿好吧冷静dude,我们重新谈谈:你让我住在这一段时间,我可以帮你一个忙——我也是很强的。”

“四个。帮我干四件事。”

“一个。”

“三个。”

“一个。”

“我要弄死你!”

“……也许两个?”

“好吧。”银发少年满不情愿地扁嘴。

得到肯定回答的库尔特从天花板跳到沙发上调整出一个舒服的姿势:“话说……中午吃什么。”

“外卖,你付钱。”

 

【End】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