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nTim】绝望主夫

【食用须知:

·伪结婚,伪生子,以及一切不科学的情节都请坚持到结尾见分晓,不喜请快跑

·想写家庭喜剧但是感觉一点也不搞笑,请包涵

·脑洞衍生自《摩登家庭》的邓菲家,阅读完毕觉得我糟蹋了这个设定的可以来拍砖

另补充:本来准备全部写完再发LOFTER的后来觉得后半篇可能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了于是还是先放半截

那么开始】

 

“Tim.”

……

“Tim?再不起来你就又会头痛了。”

……

“我数到三——”

Tim Drake发出混沌的嘶声,然后像复活的二代罗宾爬出坟墓那样爬出被窝和枕头的壁垒。隐藏在乱发下的眼睛流露出两道可怖的光,然后他充满威胁性地哑声说:

“水。”

一杯温水被送到了Tim手里,他像维京人喝酒一样把水一饮而尽。很好,现在他又能正常讲话了。“几点了?”Tim把他能够到的所有衣服抓过来,开始往身上套。“下午四点五十七分。你几乎睡了一整天,小红,”Conner端着Tim的杯子看着他把睡裤往制服裤子上套,“虽然Conrad让我别叫你起来,但是我觉得你不能这样睡下去了。”

Tim不置可否地嘟囔了一声,半摔半跳地下了床,就像大病初愈一样虚弱地走出卧室。他和Conner一前一后地下楼梯,惟妙惟肖地模仿着僵尸和幽灵般挪到厨房。Tim开始头痛了。

砰!

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所有的家具都轰隆隆地抖动起来,好像地震就在他们脚底下开始肆虐。然后地震的源头挟着一股气流出现在厨房里。Carol Drake,他们15岁的长女,此刻看起来明艳惊人且狂怒万分。

“爸!”她歇斯底里地大喊大叫,“爸!你看看他又干了什么!”

一个超微型的银光闪闪的精密仪器被Carol的TTK杵在了Conner的眼前差点撞上他的鼻子,同时Carol转向Tim,Tim甚至怀疑那对海蓝色的眼睛要放出热视线。

“监控!你怎么可以在我男友身上安监控!”

“他发现了吗?”Conner故意避重就轻。

“当然没有!难道我会告诉他然后再分手一次吗?!”

Tim的头嗡嗡响着好像要爆炸,他昨天半夜被使命召唤打击犯罪,然后昏天黑地睡了一天,嘴里又黏又腥,所有的头发保持着恣肆不羁的状态,制服裤子紧紧地包着大腿。这个家里没有人或者混血氪星人体贴一下户主吗?

“你交往的男朋友都没有超过一个月的,我以为你根本不在乎。”Tim转身想接杯咖啡什么的,然后想起咖啡机被Cliff打坏了,于是他又转回来,勇敢地面对一个暴怒的四分之一氪星青少年。

“那是因为我爸是控制狂,他往我每一任男友身上装监控!”Carol咆哮的时候Tim真担心她会把房顶都掀翻,就像她小时候发脾气一样,不过目前还没有。

“你是一个有超能力的四分之一外星人兼Wayne家族成员而我是你的合法监护人,Carol Drake,你还指望我怎么做?”Carol当下正求助地望着Conner,Tim严厉地看着他们,Conner摇了摇头表示爱莫能助,Tim满意地收回目光。虽然他们在教育女儿时一直在玩“好警察坏警察”,但偶尔让Superboy穿着他的黑制服觉醒一下没准能让他更有威严一些,毕竟平光眼睛加格子衬衫的搭配看上去真是太好说话了,Red Robin如是想。

Carol打断了Tim的思考:“你,简直,不可,理喻!”最新研发的监控设备被TTK碾成了粉末,可怜巴巴地飘到地板上。Tim冷静地与她对视:“你只有十五岁,过两年再找我谈这个吧。”

“那又如何?”Carol的黑色长发噼噼啪啪地朝四周散开,看上去十分具有攻击性,有点像被Luther控制的Kon,“你跟爸结婚的时候他还没成年!”“Carol…”Conner在旁边哀叫一声扶住了额头无力地表示抗议,所有人都喜欢拿这个说事,这不对。Tim保持着非人类的淡漠并且看起来毫不害臊。“甚至你们俩第一次干那事的时候他的年龄还不到两位数!”Carol一口气说了出来,脸上带着复仇的快意。Conner徒劳地尝试阻止Carol再说出一些乱七八糟的事,因为这家里至少有另外三名成员有超级听力,其中两名未成年。

“知道吗,我早就不相信你们那套‘小孩都是从克隆舱里长出来的’鬼话了!我已经查出来了!根本没有什么克隆舱!我也知道我是怎么来的——”Carol的声音越来越高,Tim猜测她的分贝已经达到了只有氪星人和动物能听到的程度了,因为Conner皱起了整张脸而小氪的呜鸣从起居室传来。

其实Tim更诧异于Carol的后知后觉,要知道她的弟弟Conrad五六岁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实情。她的常识太匮乏了,Tim看着Carol曲线堪称完美的身体飞速冲进卧室严肃地考虑着这个问题。

“爸,”Conrad的声音从过道传来,“Cliff的头卡在楼梯栏杆里了,可以把栏杆掰断吗?”

Tim抬脚向他的儿子们走去:“你试过橄榄油喷雾了吗?”

“试过了,没用。”Conrad夹着平板耸肩看着他来,同时三岁的Cliff啪嚓掰断了一根栏杆,解救出了自己的头。

“Kon,我们应该考虑装上可拆卸式栏杆的。”Tim说,“我真不知道这小子是像谁。”

“你三岁的时候曾经两次把屁股卡在马桶圈上吗?”Conner问。

“并没有。”Tim说。

这时Cliff拽了拽Tim的袖子,很郑重地小声问:“Carol说的是真的吗?没有克隆舱?”他的眉毛委委屈屈地皱了起来,“可是我喜欢克隆舱……”

“Carol说的是气话啦,当然有克隆舱。”Tim揉了揉Cliff的黑发。小男孩的头发软乎乎的,摸起来让人心情很好。Tim没有理会儿子的抗议又揉了两把,直到电话响起。是Dick。

“你今天怎么没来开会?”

“什么?”

“公司的决策会啊,下午三点的。总之Damian替你到场了——”

“什么——不!我定了闹钟!”——定了三个呢——“Damian到场?”——为什么是他!

“呃呃,放轻松,会议结束了,没什么要紧事。”——绝对有重大事项——“话说回来,B和我在十分钟之内会到,你别告诉我连这个你也忘了吧?”

“当然没有。”——不,他忘得一干二净。

“那就好,一会见。对了,B今天的造型有些……嗯……不同?总之别太吃惊,拜。”

Tim还有十分钟。他抓起一把梳子对付自己的头发:“Kon!把栏杆粘起来然后看一下厨房有什么可以吃的,没有就去买点。还有谁关了我的闹钟?”

“抱歉了爸,是我。”Conrad从沙发上回过头,毫无歉疚之意。

“Conrad……你怎么能这么……自私……”Tim机械地重复着梳头的动作,他感到了背叛。

“好吧,说清楚谁更自私。是谁在我小时候经常不打招呼跑出去留我看家?是谁在家里不睡觉的时候就霸占各种电子产品?是谁害我七岁就会照顾Cliff不然他会大吵大闹Carol也会大吵大闹?是谁说好要参加亲子活动然后失踪一整天?”Conrad冷冷地看着他的亲生父亲,蓝眼睛里结成了冰,“你害我上次考试没得第一名,还有上上次。我要不受妨碍地学习。”

Tim看着他九岁的儿子,他看起来那么有Damian式的老成和Jason式的创痛感,而这都是Tim造成的。“我很抱歉,Conrad。”他真诚地说。

“没关系的,爸。你已经彻底失去了你长子的爱。”Conrad决然地转回头。

Conner刚买了外卖冲进家门又带起一阵风,并且显然洞察到了家里的气氛:“怎么了?”

“这都是我的错。”Tim颓然地倒在Conner身上,穿着扣了一半的衬衣。

“这不是你的错。”Conner搂了搂他的肩膀,把下巴搁在他的头顶。

“不,这就是我的错,”Tim绝望地说,“我就不该同意Red Hood他们带Conrad出去玩,看看他现在说的什么阴阳怪气的话啊。”

 

轿车驶过车道嘎吱嘎吱的声音在门外响起。Tim飞速把自己扔进卫生间,门铃响起的同时他刚好走出来,看起来体面又优雅。Conner开了门。

Dick大大方方地挤了进来,高高兴兴地跟所有人打招呼,似乎这里就是他久别的房子而Conner就是个房产中介似的,然后用拥抱把Tim勒了个猝不及防。Tim越过他的肩膀去看门口。紧接着以少爷气派踱进了房门的是Bru——不。那绝对不是Bruce。

绝对不是Bruce的那个人立着相当夸张的发式,两侧剃掉,头顶留下一堆,没记错的话那是Red Hood和军火库组队时的统一发型;戴着一副遮住大半张脸的新款墨镜,嘴唇抿成一条线;穿着一件荧光的可怕外套,袖子上是各种颜色的乱七八糟的印花,胸口上还有一个荧光的蝙蝠标志;下身配紧身黑牛仔裤和高帮板鞋。

Tim还没有任何反应的时候楼上已经飞速冲下一枚炮弹:Carol一边兴奋地大叫一边扑向Bruce——姑且这么称呼——把他抱起来转了个圈:“哦哦哦哦我的天啊爷爷我简直爱死你今天的打扮了!”Bruce被放下来后保持着庄重的姿态平静地说了声谢谢。Tim看看Bruce又转向Dick,像捞出来快死的鱼一样张合着嘴。

“是这样,”Dick冷静地说,一边呼噜着小氪的肚子,显然已经经历过一次视觉洗礼,“Bruce想证明他还没有太老。”

Tim又看过去。Bruce已经走进了起居室。Carol正在与Bruce谈论他的的墨镜。Conrad挪动身子在沙发上给他们让出一个地方。Conner和他一样不知所措、目瞪口呆。

什么?Conner对他做口型。

我感到惊吓。Tim回以口型。

门铃再次响起的时候两人都在某种程度上松了口气。“不是说只有你们两个吗?”Tim问Dick,后者现在正单手叉腰举着他们的家庭装可乐畅饮——顺便一提,这一家人都是直接对瓶吹的,他耸了耸肩。Tim从门镜向外看。一片巨大的蓝色虹膜充满了整个视野。Tim大叫一声引得小氪警觉地抬起了头。

Jason Todd出现在门口,两手都拎满了大袋子。“噢,真贴心,”Tim说,双手抱臂,“你不用带礼物的。”“不是给你的,这是我的换洗衣物。安全屋的马桶坏了。”

“Red Hood自己不会修马桶吗?提示,把橡皮揣子对准——”

“咳嗯嗯嗯嗯嗯——”Conner努力表现出严肃地看着Tim,又把头摆向不知道什么时候溜过来的Cliff,小男孩现在劲头十足地拽着Jason和Tim的裤子站在他们脚上取得了平衡。

“这房子装修的时候安全系统可是我参与布置的,现在这些人已经开始下逐客令了,”Jason对Tim的抨击表现出不屑一顾的大度,“自己不通马桶者,无权指责他人。”他像个虔诚的老神父一样拿腔拿调地说。Cliff咯咯地笑起来,Conner在旁边帮忙开脱:“就两次。”

“你家的马桶总共就堵了两次。”Jason伸长脖子看起居室,电视里正在播放《超胆侠》,他还可以看到Bruce靠在沙发上端正的后脑勺,并在对上Dick饶有兴趣的目光时往后缩了缩脖子,啧了一声。“Carol,”最后他喊道,“我还帮你洗干净了,感谢我吧。”

Carol看起来愣了一下,她从沙发上慢吞吞地站起来,然后迟疑着走向Jason,蛇就是这样抗拒地游向耍蛇人的。Jason对她扬起一个袋子,而Carol一反常态畏畏缩缩地不敢接过去,似乎那个袋子会蛰她或者咬她。

“这是什么?”Cliff眨着眼睛,很可能在努力地使用透视,“我想看看。”下一秒刺啦一声袋子就被他的TTK扯开了一个口子。真的,要管住Cliff得长八只眼睛和八条手臂,前后左右各二。什么黑红相间的东西扑簌簌地滑落到地上。Carol从嗓子里发出一声奇怪的声音飞速把那东西捡起来转身准备逃走。

“Carol Janet Drake-Wayne。”Tim和蔼可亲地叫住她。Carol晃了晃身子,犹豫着是用超级速度消失在世界尽头还是认命留下争取一线生机。她的八分之一氪星科学家血统、四分之一超级反派血统和二分之一天才侦探血统共同作用,使Carol决定等待审判。“我能解释。”Carol小声说。

Tim的心里在大拉警报,他的女孩正展示出她最棒的氪星狗狗眼,这一定是某种氪星防御机制。Conner从她手中拎起那个物件把它抖开:一套黑红相间的制服。

“哇,”Dick扭身扒在沙发背上惊叹,“这可真像‘红翼’那身。”现在Bruce和Conrad的视线也向门口聚焦。尴尬的沉默。

“我说,”Jason不耐烦地换了个姿势,他刚才一直靠着门框,重心放在一只脚上,“‘别闹啦,大家都去巴士后面的位子坐着吧。’”Tim从袋子里掏出了没掉出来的面罩和斗篷:“这就是那一套。我认得这个破损,虽然Red Hood把它缝好了。”他瞪着Red Hood,好像要用并不存在的热视线或者镭射眼什么的把这个共犯从头到脚一劈两半。

“解释吧,小姐。”Tim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一屁股坐在茶几上,把电视屏幕遮住了一半。

Carol抱臂对着空气开始背诵,声调平板得一听就知道她早就准备好了赎罪发言:“哥谭,两个星期以前,Wayne实业酒会,你们在泰坦塔没有开监控,我觉得无聊就出去了,然后看到了我男友穿着制服——我用了透视,跟一群人对打,我推测他有体能强化,但是格斗技巧太烂,看起来马上就要被痛扁了。我想起来你有一套备用制服就回去把它找出来了——那是我当时想到的最安全的办法,然后穿着它去帮他。我假装什么格斗技也不会,然后用TTK帮他,所以那帮人全被我掀翻了。打完之后我男友拦住我问我是不是Carol,我说是,他又问我想不想去看夜场电影,我说好,就把制服扔在Jason那里了。”Carol停下来皱了皱眉,那看起来跟Kon格外相似,“我跟他说我是Red Robin的迷妹,自己仿了一套制服,所以别担心,在他眼里我就是个胆子超大又超有钱的迷妹Drake-Wayne。”

“没错,他们去看了《魔发奇缘》。你瞧Timbo,我有尽你交代我的监护职责。”Dick高高兴兴地说。Carol越过Conrad朝他扔过一个小鸟抱枕大声抗议:“你跟踪我!”

“所以,”Tim看起来十分隐忍,“只有我和Kon完全不知道Carol在和男友玩变装游戏?”

“说得好像你和氪星小子没玩过似的,”Jason嗤之以鼻,“另外,技术上来说只有你被蒙在鼓里。”

Conner下意识地抓住Tim的手,因为RedRobin简直要炸毛了。Tim回身难以置信地看着Conner,海啸在他的眼睛里涌动翻滚,看样子接下来的一个星期Superboy都只能睡沙发或者泰坦塔了。如果有必要,他们也许该在Carol的男友家里也布上监控,把他的制服弄来好好研究一遍,采集他的血样,全部记录在案。

这时一直保持沉默的色彩斑斓版Batman沉着地开口:“Carol的行事有太多缺陷,如果由我接手她的训练——”

“谢谢,B,我看Batman现在还不缺Robin。”Tim以惊人的毅力保持表面的冷静。如果Conner没有钢铁之躯的话他被Tim捏住的手大概已经废掉了。

“喔对了Carol,”Dick在沙发上扭来扭去,他旁边的Bruce保持着完美平衡,“既然你都穿过制服了,想过称号吗?我说……Super-red robin如何?”

坐在Jason大腿上的Cliff在一旁抗议:“不!我要当Super-red robin!”

“这个称号也太剧透了,”Carol绕着头发也在思考着,“或者直接用Redwin?”

“Moonwin。”Dick说。“嘁,那还不如直接叫月骑。”Jason反驳。Conner表示不满:“这些称号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们已经有一个Supergirl了,爸,连Superwoman都有。”Carol挑挑眉。Cliff在沙发上的大腿之间蹦跶着喊道:“Superwinnnnnnnnn!”

Tim猛地站起来,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抱歉,”他心平气和而语无伦次地说,“我得,我得,我得去厨房。”然后他大步流星地离开了客厅。

Tim给自己弄了杯水而且没洒多少,然后靠在操作台上带着饮酒的气势端着杯子,突然他意识到自己拿的是Conrad的杯子,这孩子有轻微洁癖。他几乎是下意识地放下杯子然后端起Kon的杯子喝了一口,眼睛呆滞地盯着杯底。

“嗨,你还好吗。”Kon在他面前无声无息地落地,伸手把Tim圈在操作台前。Tim对于他的动作只是翻了翻眼睛:“当然,很好。”他突然把杯子墩在桌子上发出一声巨响。“我们经历过地球危机,”Tim抬高声音说,死死地盯着Kon,像橄榄球比赛前在鼓舞士气,“我们挫败过超级恶棍,我们承受过极端环境和高负荷工作。我们把Cliff养到了三岁,还有Conrad九岁,瞧瞧Carol,她今年十五岁,这是一个阶段性胜利。”Tim摇晃着Kon的肩膀,又突然停住,把整个脸摔进Kon的胸前。

“我坚持不下去了,Superboy。”Red Robin虚弱地宣布。


评论(8)

热度(64)

  1. 废小猫无果不终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氪星种植园
  2. 凌竹青叶无果不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