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格】【原创】【特工AU】安全屋

【本文与我几年前的同人Gods In Black为同一世界观,即特工AU,可以独立阅读。有性爱提及,此时格雷尔有精神障碍并带伤。】


被压抑的、尖锐的呜咽声从格雷尔的喉咙深处挤出,像锈蚀的齿轮摩擦发出的声音。

威廉停下动作。仰卧在毯子上的格雷尔咬着下唇,血珠从那里划出细细的、显眼的纹路。他紧盯着天花板,眼睛神经质式地凸出着,颤抖着。细瘦的手攥着毯子扯出深深的沟壑。

威廉尽快地把自己退了出来。他赤脚踏在地上,踢开被扔在床边的衣物。格雷尔猛地抓住他的手腕。

“你去哪?”他声音艰涩,“别走。”

威廉拉过他的手,开始亲吻每一只深红的指甲。“我不走,”他低声承诺,“让我拿条热毛巾来。”

“不!”格雷尔歇斯底里地挣开威廉的抓握,又一次握住了对方的手腕,“别去!留下来!让我——”

“格雷尔•萨特克里夫。马上松手否则我立刻就回去。”

他抓得太深了,威廉感觉到他的指甲甚至要刺破皮肤。他在床上艰难地侧身,红色长发粘连纠结,瞳孔失焦,每多坚持一秒颤抖就更为剧烈。然而,那只手最终失了力气,滑落下去。

“待着。”威廉半命令半恳求。格雷尔好像没有听到。

安全屋的供热系统已经老化,过了很久那水龙头里终于流出一股热水。威廉浸湿一条毛巾,端着水盆只披一件晨衣从浴室里走出来。一只空管滚到他脚边。

金属箱大敞着盖子倒在地板上。各种型号的注射器散落一地,药瓶仍在哗哗地响。格雷尔跪在床脚下,一支镇静剂恰好全部注进血管。他抬头让发丝从脸上滑下,看到了威廉,然后草草拔出针头。有血渗出来。威廉放下手上的东西,半跪在格雷尔旁边用拇指抹掉血珠。

“你的伤口扯到了,为什么不喊安全口令。”威廉用毛巾敷上格雷尔的下部。

“我想取悦你。”药物控制下格雷尔的情绪有了很大缓和。他顺从地让威廉把他抱上床用毯子裹住。“我让你失望了吧,威尔。”

“是的,”威廉说,“你放任我弄伤你。”

“不是你,威尔,不是你。”格雷尔扯出一个笑容,抬起胳膊挡住眼睛,那之下是蜿蜒的水径一片。“痛感、发炎、恶化……我不在乎,我只想让你和我做爱。只和我一个。”

“只有你。”威廉的下巴嵌上格雷尔的颈窝。他依然抖得很厉害。

“但不是现在。以后,会的。”

“真是的,总是那么冷淡。”

格雷尔的呼吸依然衰弱又急促。一只冰冷的手抚上他的脸、眉骨、眼眶、镜架、鼻梁、嘴唇,在他颊上打着圈缓缓停留。

“留下来。”

柴郡猫本该是那个随时恶作剧般消失的家伙。

“柴郡猫已经死啦……”格雷尔哼唱般地说,“他再也不隶属于协会啦……他现在从头到尾都是你的啦,威尔!”

格雷尔嘶声笑着,拉过威廉,咬上他的嘴唇,把唾液和泪水一同堵进最深处。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