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nTim】【天朝风】恋心乍现就像二踢脚 之二


【首先感谢有芽!没有有芽就没有第二部分!有芽是我的小天使!你们看有芽给我画的插图!特别可爱!

第二,本系列第一部分戳:http://weibo.com/5031599762/Coerj9XFx?type=repost#_rnd1462071324281

第三,惯例,现代天朝风注意避雷!中文名,各地口音,土气。对第一部分的设定可能微调,不影响剧情。

最后谢谢你们戳进来,走起!】

 

四五月份儿的天气,大太阳已经高高悬在天上,可是这风还是刮得烈,在街上欻(chua)的人没一个不是灌了一鼻孔灰的。联大附中才放了五一假,学生已经全跑得没影儿出去浪去了,空荡荡的校园里只剩下风吹树叶子哗啦啦的响声。

五月四日青年节的这周是联大附中文化周,葛胜迪这学生会干部大张旗鼓拉了一群壮丁。阿康本来准备一放假就脚底抹油溜回老家的,结果硬是以“一个顶十个”的胡扯理由被扣下来干苦力。好个葛胜迪,才高一就这么阴,阿康咬牙切齿着,一手拎着一个铁皮展板到小广场上哐啦哐啦地摆好,还特认真地蹲下比了比准线,这才站起来。对面展板后头也站起来个人儿。

艾康猛地直起身子。那十四五岁的中学生打对面转过身,个子比上次见到的窜了窜,头发比上次见到长长了那么点儿,人还是瘦,像是一伸手就能把他圈怀里揉似的。见到艾康,雷提暮嘴角一抿笑了笑当是打招呼:“哎,好久没见。”

“——提暮?”阿康一愣神儿踢到了展板腿儿,“初三不都在准备中考吗,你倒挺悠闲。”

“哦,我——”

“——提暮被我们学校预录了!招生考试考过了!屌不屌!”老远的葛胜迪塞了一嘴辣条啪啪地拍着大腿那儿大叫。

“你还有胆儿来,”阿康抬起一只脚佯装要踹他裆,“我们几个搁这累死累活,你倒好,跑去小卖部。”

“哎哎哎哎别介别介,我不是给你找了一小帮手吗,”大迪没皮没脸地说,“啊对,提暮主要是‘参观我校,体验生活’。”阿康瞪着他顺带抢了三根辣条。提暮在边上翻了老大一个白眼儿,又蹲下去戚了喀嚓地扯胶带贴展板。

“那行,我去看看利伟搞得咋样了,你俩加油干啊。”

阿康挥挥手表示滚蛋滚蛋,目送大迪溜了。大中午的广场上啥声儿都没有,几片树叶子顺风而来直削着人脸,再就是提暮肆无忌惮地扯着胶带。

“提暮。”

“啊?”

“你吃辣条不?”

“……吃。”

阿康把胳膊架在展板上头,送过去一根辣条。提暮抬起头叼住辣条,两手仍然按着胶条,就这么仰头吞了下去。真跟鸟儿似的,阿康想着,没知觉奉上另外两根儿。

“阿康。”

“啊?”

“这个……是你吧?”

阿康绕到对面看着提暮正贴着的那块板子。正当中一张大照片,是今年的拔河比赛,阿康他们班得了年级第一。照片上在队伍第一个拉绳、表情狰狞不可直视的蓝白校服就是阿康。

“噗,瞧你这表情就知道我猜对了,”提暮用手戳着照片上阿康的脸,“这个,也忒好玩了点儿吧。”

“我……不知道给拍成这个鬼样儿了……”

“挺好的。”提暮说,笑得差点翻倒过去,然后迅速从兜里掏出手机喀嚓拍了下来。

“哎!”阿康嚷嚷着要抢手机,“不厚道!”

提暮站起来跑了两步边把手机塞回去:“以后要挟你用——对,把你QQ号给我。”说着又摸出一支水珠笔过去递给阿康,然后把左手往阿康面前一伸。

“干啥啊,写你手上?”

“免得忘了。”

阿康按开笔端着提暮的手写了起来。提暮的手特别瘦,特别白,特别干净,没有倒刺也没有咬到肉的指甲。阿康突然想到他这可是第一次拉到提暮的手,末尾的数字收笔一抖带出个小尾巴。写完以后提暮收回手看了看,点点头挺满意。

继续干活。提暮念书的高谭中学虽说是示范初中,但是除了主要学科的学习之外活动少得可怜,贴展板的时候他看着军训风采、运动会、辩论赛、主持人大赛、英语口语竞赛、社团活动、远足留影几个栏目,叹气儿说高中真好。阿康探过脑袋,跟他说等他入学刚好赶上高一新搞的合唱比赛,“我猜你唱歌肯定挺好。”

“这怎么说?”提暮冲他扬了扬眉毛。

“呃,”阿康匆匆埋头干活,后半句小得快没声儿了,“你声音好听呗,我觉得。”

“是嘛,”提暮好像也变小耗子音了,“谢谢。”

其他学生会成员陆续干完手头的活也跑到广场上,广场上多了唧唧呱呱的讲话声。

 

阿康坐在回老家的客车上用着他那点可怜的流量玩着手机。他的QQ一直挂着,但是没动静。突然信号灯闪了两下,阿康连忙打开,是新的好友申请,备注是提暮。阿康接受了好友申请,出于好奇,他进了提暮的空间里。

什么都没有。没有照片,没有日志或者说说,完全是空白,也许是注意个人隐私?阿康揉了一把头发。突然信号灯又闪了两下,提暮居然刚刚在空间里发了一张照片,是带权限的。阿康戳大图片,看见他自己面目狰狞的运动会照片翻拍版,旁边还有一只晃得模糊成虚影的手做着V字手势。阿康在客车上跟个傻子似的笑了出来。

 

大迪曾经总结道:“你别看艾康这人平时拽了吧唧的,其实他就一傻实诚。”他说的也没啥不对的,阿康郁闷地想,不然自己也不会一放完假返校就找大迪跑到学校这个鸟偶尔也会来拉泡屎的破天台,把自己埋得死深的内心和盘托出——“我好像喜欢你弟,就,提暮。”

“我也喜欢他。啊虽然小杰脾气挺爆,不过我也喜欢他。”大迪说,一点一点地啃着手上小神童冰激凌的蛋筒,心思完全不集中。阿康捏着根小人头雪糕,化了三成的雪糕的表情跟他内心一样感伤。

“你听我讲成不成啊!是那种喜欢!我靠!”

大迪正把冰激凌往嘴里送,送了半天也没送进去。他死瞅着阿康。

“你倒还能耐得不行——你咋不上天呢!!!”

“我——”

“你要真跟提暮处上了,我爸还不得拿我是问!!!”

“你在注意些什么鬼玩意儿啊!!!”

“先不说这个,”葛胜迪挥着他的小神童,“我以为你跟梅甘分手之后就清心寡欲了嘞!”

“——您二位别老拿我说事儿好不咯?”梅甘出现在两人身后,赏了大迪一个脑崩儿。她含着一根绿舌头冰棍儿,这会儿舌头已经给染绿了,“大迪,我还以为你爸对谈恋爱挺开明的呢!查妲娜不是都进高三了吗?”

“那个啊……那个……哎关键是我弟开学才高一,这厮都得升高三了。”

“我倒觉着能成,”梅甘拍着阿康的肩,“你俩要等都上完高三了还能在一起,就是情比金坚呗。”

“我估计没问题,”阿康咂着雪糕,“本来我补过习,学得就超前,提暮脑子也灵光,影响不了学习吧。”

“哎呦我去!你还没跟他讲就规划起未来了,啧啧啧,二皮脸二皮脸,佩服佩服。”大迪酸他。艾康一巴掌糊上大迪后脑勺,让他沾了一鼻子奶油。

“阿康,你听我讲,别理那个苕。”——“你说谁苕呢!”——“你是不是真喜欢提暮?”梅甘特别认真地问。

“嗯。”

“那不就得了!去去去告诉他,别在这磨叽了!”

从天台上下来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更不巧的是还有滚滚的雷声。今天没带雨衣,阿康撒腿去校门口取自行车,刚蹬了没两下雨点子就砸了下来,他只好哼哧哼哧地蹬着踏板往家赶,雨水已经顺着他的头发滴答了下来。夏季暴雨很快泛滥成巨幕把视线挡个一干二净,就看见车灯交通灯路灯霓虹灯在那闪。骑到天桥的时候亮红灯,阿康全身给淋个湿透,撩开挡住视线的头发,百无聊赖环顾四周,然后就看到天桥底下还站着个人,红短袖蓝雨伞。

“提暮?”“阿康?”

“太好了,”提暮小跑两步跑到马路上,“麻烦你带我一路行吗?”

“没问题啊。”阿康说。绿灯亮了,后头的车冲着他俩的屁股直按喇叭。他把车往旁边挪了点,记得那天去提暮家是顺路的。

“谢谢。”提暮说,然后他愣了一下。自行车的后座给装了个车筐没法坐人。

“要不这样,你坐横梁上把着龙头,我坐座位上蹬车。”阿康建议道。出门时骑了这辆旧车可能是老天爷的注定,也可能是因为他前两天转发了个锦鲤,“哎……那你得打伞啊,怎么搞?”

提暮啪地一下把伞收了扔进筐里,淋着大雨直接坐上横梁:“走吧,时间要紧。”

两人以稀奇古怪的姿势骑着车。提暮说他怕痒,于是阿康只好按着他的肩保持平衡。提暮的肩膀也瘦,但比想象中结实有力,被冷风吹得没了温度,阿康的手掌还暖和,于是他尽量紧地扶住提暮。雨点子劈了啪啦地砸进了阿康的嘴里,可能也砸进了他的脑壳子里,因为他鬼使神差地张开了嘴:

“提暮,我喜欢你。”

“什么?我听不清。”

阿康深吸一气,大喊出声:“我——喜——欢——你!!!”

感觉连回音都出来了。

只有稀里哗啦的雨声,提暮什么都没说。他是没听清,还是——

提暮掌着的龙头猛然一歪,阿康赶忙伸手去够,自行车七扭八扭,终于载着俩人叽里咕噜地摔在了地上。

 

阿康从浴室里走出来,拿毛巾擦着头发。床上的手机嗡嗡地响着,阿康把它接起来——

“艾康我告诉你,”葛胜迪在电话一端阴气沉沉地说,“我明天要找上五个人开你飞机。往死里开。”

“我又咋啦?”

“你还敢扯!提暮都湿透了,这么大的雨你们俩在瞎搞什么!”

“我——”

“你什么你!我……”那头的声音变得模糊,好像还有人在争论。

“喂?大迪?你还在不?”

噪音消失了。“……阿康?”

“提暮?你还好吧?感冒没?”

“阿康,我……”

“你说啥?”

“我也喜欢你。”

阿康紧紧地攥着手机,即使电话已经给挂了。

让大迪开他的飞机吧,就算大迪叫他们全班一起开他飞机阿康也不在乎了。

阿康恋爱了。

 

【End】

 

“好大一碗啊这个。我可能吃不完。”雷提暮端着一碗牛肉面在桌对面坐定。

“吃不完拨给我。”艾康喝了一口牛肉汤把自己那碗推过去。

“你自己能拨多少拨多少吧——哎,还有肉片。”

“你得多吃点。”

校门外早餐馆里人群熙攘。艾康和雷提暮坐在角落里吃着牛肉面。

“提暮。”

“啊?”

“放暑假的时候你想不想跟我回老家——啊不是,去我老家玩。虽说可能没什么特别——”阿康抬起头。越过人群,隔着几张桌子的吃着小笼包的葛胜迪也刚好抬头。阿康马上埋下了脑袋。

“——好啊。”提暮立即答道,“我是说,我问问我爸,他要是同意我就去。”

阿康抬起一点脑袋。葛胜迪正用深沉的目光凝视着他俩这桌,旁边的卫利伟还在大口喝粥浑然不觉。

“那就这么定了。”阿康硬着头皮说。提暮扬了扬嘴角。



评论

热度(24)

  1. 有芽无果不终 转载了此文字
    唉,他们最好了,没他们我不能活,又有了好多好多你们不知道的小段子,果果我的生命之光(*´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