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夜】【葵花鹦鹉Warren×孟买猫Kurt】 猫飞鸟跳


概要:Warren可忍孰不可忍,连隔壁那只银毛兔子都可忍了。

 

Warren扑啦扑啦地抖着身子,绒毛噌噌乱飞,铺天盖地仿佛鹅毛大雪。大雪让Kurt淹没窒息,落荒而逃,四爪在地板上踏出杂乱无章的步点。小黑猫冲到角落里把自己团成一团,冲着大白鸟嗷嗷抗议。

跟我打!Warren唰地张开翅膀俯冲而下,身后的窗帘十分配合地被风吹开泼进一股阳光洒在他的雪白翼尖上闪闪发亮,宛若天神。然后他啪嗒落地,翅膀往后一收,脑袋往前一伸,顶羽一竖,尾羽一翘,两只爪子做大跨步,咄咄逼猫。

Kurt全身的毛都炸起来了。Warren越逼越近,他只好竖起两只前爪用后腿立起来,然而这样一来就把自己的腹部暴露给了Warren的喙。Kurt前爪忽地放了下来,Warren扑着翅膀后退两步。Kurt一个蓄力扑到墙壁上越过Warren的头顶跳出了死角,尾巴划出一道毛绒绒的弧线。

不想打的话,躲开总可以了吧?

 

并不。接下来Warren开始了他惨无鸟道的骚扰行为。

出于防御目的,Kurt开始选择一些靠边的、角落里之类的地方待着,尾巴半竖,耳朵立起。就在他全身的肌肉马上要放松的时候,Warren突然从旁边摇头晃脑地探出来,头上那几根长长的黄羽毛根根展开,这时Kurt就会警告性地给他一爪子。然而在大白鸟摸清楚小黑猫那一爪子根本碰不到自己的一根羽毛、三根小尖爪也根本不会弹出来之后就变得得寸进尺,经常一边张开大翅膀显得体型特别庞大、一边摇摇晃晃地大叫着逼近,使Kurt还没咽下一口猫粮就猛地跳开,还爪不得。

Kurt不想打,真的。但是喵喵叫根本一点用都没有,好像伸爪子也没用。

和平主义者的放纵让好战的Warren手段升级。

Kurt几次在埋头舔水的时候感觉到另一个毛乎乎的圆脑袋,然后发现Warren怡然自得的扒在他的水盆沿上挨着他的脑袋喝水,黄羽毛挺服帖的收起来。Kurt站在猫爬架、餐桌或者衣柜顶上的时候Warren从侧面靠近把他挤下去;Kurt在窝里蜷成一团的时候Warren对准他的尾巴急速俯冲。每次的结果都是Kurt咪呜大叫,跳到一旁,后背弓成拱形,尾巴翘得老高。Warren抬头发出骄傲的呱呱大叫,瞎晃脑袋。

 

连天的斗智斗勇让Kurt格外疲倦,中午趴在沙发上的时候忍不住脑袋一沉,摊开身子打起盹。就在这时,Kurt感觉一只爪子按在了他的两只尖耳之间。

Warren。

Kurt睁眼抬头,假装冷静,目视前方,尾巴绷住,内心却仿佛有一百只Peter飞速踏过,一百只Hank大肆咆哮。Warren叉开双爪,一爪按在他头顶上,另一爪抓在沙发上。头顶上那只爪子松了松,Warren侧着挪近了几步又把爪子放了上去,顶着黄羽毛的脑袋从Kurt的脸侧慢慢悠悠地凑过来,然后张开他的硬喙,从Kurt左颊上叼了一撮毛。

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太过分了!

Kurt喵嗷大叫,跌跌撞撞地跳下沙发。Warren在沙发上踏来踏去,叼着那撮毛耀武扬威。

是可忍孰不可忍,连隔壁经常跑来捣乱的Peter都可忍了!

跟我打!Warren不是经常这样大叫吗。感受被猫科动物支配的恐惧吧!他记得Raven打架前经常这样嘶叫。

当晚Kurt就找到了还击的机会。

电视一关,Warren就悻悻然爬上了他的站架,把头缩在翅膀里开始睡觉。Kurt蹲踞在暗处,黄色的眼睛死死地盯着Warren。等大白鸟的羽毛和绒毛都开始平稳地颤动后,Kurt伏下身子,利用爪部肉垫悄无声息地在地板上潜行,两下窜上站架背后的大立柜,选好角度,蓄力——三——二——一——跳!

他一下子就把Warren从高处扑翻在地板上。那对巨大的白翅膀拼命地扑打,两只爪子对着他一通乱抓。Kurt从Warren的左翼上揪下了几根长羽。

 

Warren已经连续一个星期用他的白色鸟屁股对着Kurt了。

Kurt觉得有些愧疚。也许Warren一开始过分了点,但他并没有伤着自己不是吗?而现在Warren不能平稳地飞起来了,这都怪他。

Kurt决定去道个歉。

Warren?

是我不好。

对不起。

你别生气了。

我……我把尾巴给你玩,原谅我吧。

Kurt小心翼翼地把尾尖弯弯勾起的尾巴送到Warren眼前。Warren扭头看了看那条毛绒绒的、软乎乎的黑尾巴,试探性地伸抓抓了抓。Kurt没有缩回去。

Warren凑近了点,然后张开喙,一口咬了下去。

喵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End】


评论(4)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