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夜速(BirdFlash+NightSilver)】相处开头难,然后中间难,最后结尾难 01

【四人同住日常设定】


》夜宵之战

 

·Kurt Wagner,夜行者:

“Dick挺好的,他总记得给我们留。这种好习惯真的很少见。

不过话又说回来,Dick每次都会挑一些……嗯……怪异的种类,他说是‘尝试新事物’。

【皱眉】

但是他每次都能精确地留下糟糕的口味,比如那个咸菜味奶油夹心饼干,还有那个比比多味豆实体版,我跟快银加起来都没吃到一个正常口味,等等,等等……

【愁苦的表情,尾巴耷拉下来】

就连开麦片的时候Dick都能开到有赠品的那种。好吧,超人?当然啦;蝙蝠侠?可以,这很夜翼。可是蜘蛛侠???

【提高声音,情绪激动】

真的,Dick???小蜘蛛的???”

 

·Pietro Maximoff,快银:

“我知道West是速跑者,是的,我也是,不用提醒我。

【托腮,不耐烦】

我们都吃得快不代表我就吃得和他一样多。他靠摄入数量,我靠摄入质量。

问题是这个:West在电影之夜用超级速度吃东西——

【翻白眼】

——而且所有人都以为我能跟上他吃东西的节奏!开玩笑吗!谁会在看电影的时候用超级速度吃东西!这里还有人懂得欣赏吗?

‘我是你爹’那段里West吃了整整两筒薯片!”

 

·Dick Grayson,夜翼:

“毕竟我已经习惯了Wally,所以快银的速度对我来说也不是问题。

我听Kurt说Pietro在正餐桌上无聊的时候会用勺子弹射豌豆玩,还,还会抠,抠鼻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抱歉抱歉这个太好笑了——

【捶腿,努力憋笑】

噢,对了。Pietro会到处塞包装袋。他会把饮料包吹胀拧好之后放回原位,还会把空薯片筒盖得好像没被打开过似的。他在冰箱后面塞了一堆包装盒。最可恶的是他往抽水马桶的后箱里扔糖纸,还叠得整整齐齐的。

【把头发揉得一塌糊涂】

还是按颜色排列的。”

 

·Wally West,闪电侠:

“我不知道夜行者把零食包装都扔到哪里去了。谁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吃的,还有吃了多少。

他是不是把包装都扔到硫磺维度了?或者瞬移到两个街区之外把它们扔了?

【撇嘴】

我真的超好奇这个。Kurt是我们四个里最会潜行的,虽然Dick也挺厉害的。我觉得最后那盒果粒酸奶就是他喝的,还有那包消失的甘米熊。

Kurt可能比Bart还厉害一百倍……在神不知鬼不觉吃零食这方面。

【做了个怪相】

还有你们能想象巧克力碎从头顶上掉下来的感觉吗?”


时针已经过了两天之间的临界点。万籁俱寂。

Wally West掠进厨房,空气摩擦发出哧溜的轻响。

今晚他的两个夜猫子室友都有任务在身,另一个可能留宿复仇者总部了,绝佳的机会。

Wally伸手拉开冰箱门。电器内部照出的一线黄光打在穿着睡衣的速跑者脸上,投出一丝背叛的影子,当然,更多的是甜蜜的滋味。闪电侠露出愉快的微笑向冰箱里伸出手——

咔啦。

Wally僵住了。包装纸被挤压的声音闷闷地从腿边上的橱柜里传来,只响了一声但很是清晰。

冷气顺着脊椎嗖地爬上后颈。

Wally蹑手蹑脚地凑近柜门——借助窗外的月光隐约可见上面贴的花花绿绿的正义联盟贴纸——伸出右手食指,勾住把手唰地一下拉开柜门后立刻火花带闪地冲到厨房门后。

“靠!”

Pietro Maximoff比平时还要不爽的声音从橱柜里传出,紧接着一阵哗啦哗啦的声音,像是什么东西被打翻了一地。

“West!”快银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似的嘶声叫着,“你是什么毛病!”

“我还要问你呢!”Wally忿忿不平的走回厨房,冰箱门还半开着,“我就是来吃点东西——”

Pietro从橱柜里钻了出来,穿着一件胸前有个“Q”的超级冒傻气的T恤,模模糊糊可以看见他的经典嘲讽笑:“噢,还不开大灯。”

“某人还躲在橱柜里吃饼干呢。”Wally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从冰箱里摸出一盒炸鸡,不甘示弱,反唇相讥,理直气壮。

“我愿意在哪吃就——唔!”快银刚发出半句抗议的嚷嚷就被一只沾着油的爪子糊住了嘴。闪电侠一手端着快餐盒子一手捂住银发青年的嘴,含着没嚼完的鸡肉露出警惕的眼神,就像沙丘上的狐獴:“嘘。”

“你才嘘——嘿!”金红色电光闪过,可能还夹杂着被动的银色电光,银发青年被整个儿塞进了他刚刚藏身的橱柜,洒落的饼干又被屁股碾压了一遭。Wally蹲在橱柜门口,嘟嘟囔囔的声音也影响不了他突如其来的幽深而恐怖的口吻:“他回来了。”

吱。

柜门关闭,黑暗降临。

 

Kurt Wagner倒伏在厨房的天花板上,尾巴卷着一盒布丁,目睹了两个速跑者的全部行动,此刻终于可以放心地继续享用——

——闪电侠刚刚说谁回来了?

哼唱A Love To Share的声音轻快地从衣帽间传来,夹杂着踢掉鞋子的踏踏闷响,然后啪嗒一声,一道刺眼的白光亮起,那是Dick Grayson的迷你版蝙蝠灯手电筒。

夜行者僵硬地维持着贴伏的姿势。

不,不要接受审判,不要是现在。

审判的蝙蝠灯探进厨房,在地面高度扫了一圈,然后向上一扫。

“Kurt!!!”

砰。

这不是逃避,真的不是,这是应激。

“我简直不敢相信!”夜翼委屈地喊道,打开大灯,并且摘下面罩增加杀伤效果,“这就是我们Night-Bros的感情吗?吃独食?”

这可能是某种夜翼魔法,自带悲情背景音乐,能让人感觉罪恶万分。夜行者挪进厨房,尾巴下垂小幅度晃着:“抱歉,Dick,我真的很抱歉——”

“Kurt,那是限量版的——”

“我去买,”Kurt真诚地说,“我明天就去找。”

“噢,那就好!”Dick恢复微笑,在Kurt肩上拍了一把,“我原谅你了。”

 

时针已经表明现在是次日凌晨。万籁俱寂。

身穿蓝黑色紧身衣的身影敏捷地爬上流理台拉开高层壁柜的柜门,从一个极为隐蔽的角落里掏出一个皱巴巴的纸包,然后坐在凉爽的大理石台面上,在月光里一边晃荡着双腿,一边拆开纸包,拿出了阿福的小甜饼。

偷吃的滋味最为美妙。这句话所言极是。Dick Grayson想。

 

橱柜里的两个速跑者都感到一定程度的食欲发作。

 

【End】




评论(3)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