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夜】【XMA人设/带能力半AU】奇遇始于此夜

【少年小偷偷走了马戏团小男孩踏上寻亲旅途的故事。最近看了很多关于逃向自由的少年的的作品,觉得非常浪漫。】 
 
 
打了药之后Kurt的头总是很疼,疼到深夜里马戏团的所有人都睡着以后他还是睡不着。他把额头抵在笼子的铁栏杆上,冰凉的压迫感微微冲淡了疼痛。他把眼睛阖上以期能够睡着。 
强忍不适中什么从笼外撞了Kurt一下让他失去支撑倒在笼子中央的稻草堆上。是溜进营地拿他开心的小孩——这个想法条件反射地闯进脑海,然而不等他缩起身子来自我保护,盖在笼外的粗重蒙布就被扯落开来。 
“喂,你能瞬移吗?” 
Kurt抬起头。那个少年靠在笼外,银色的半长发在月光下泛着奇异的色泽。少年偷窃被老板一众人抓住的那晚,被绑在场地的木桩上,他的头发看上去就是这样的颜色。 
“回答啊!”少年不耐烦地嘶声说。 
“现在……不行……”Kurt哑声回答。药物作用像一条驯兽鞭抽打着他的脑子。 
“那好。呆着别动。”少年呸地吐出一口唾沫,用拇指抹掉嘴角的血渍,然后双手握住笼子的铁锁。 
他的双手在高速振动。振动得太快了以至于他的手和那把锁晃成了虚影,整个笼子都在随之疯狂振动发出哐啷哐啷的可怕声音。Kurt在其中头晕目眩,五脏六腑似乎要崩散开来——喀拉一声。振动停止。铁锁落进泥地发出闷响。笼门吱嘎一声打开了。 
Kurt尽量快地钻出笼门。 
“你来吗?” 
“你要——” 
“我要离开这个臭哄哄的地方越远越好。我要去找我爸。” 
十六岁的Peter Maximoff穿着他污渍斑斑长得像袍子一样的衣服,上面纵横着触目惊心的血口子,然而破口下面的皮肤却已愈合如初;他左脚穿着一只脏得看不出颜色的烂球鞋,右脚趿着一只前端磨平的大靴子。就跟童话里的长袜子皮皮似的,他奇装异服,天不怕地不怕,要去找自己的亲爸爸。 
“我还知道马戏团那女人也不是你妈妈。你跟我走吗?” 
Kurt用力点了点头。 
“上来抓紧了。” 
“上来?” 
Peter没等Kurt反应就把他拎了起来,嗨,就跟拎猫崽子似的,让他趴着扛在肩膀上,另一只手摁着他的脑袋。没有碰碰鞋跟,少年却掀起了一阵大风。 
这会儿地平线上的颜色开始稀释,奔跑着的银色像是要在它彻底淡化前投身其中。这旅程可是八岁的Kurt经历过最颠簸的,却是最稳重令人安心的。 
Kurt紧贴着衣服上透出汗味的肩膀,感到睡意像潮水一样袭来。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