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大陆家族/仏英清水/娘米加】Love At Second Sight(《天生一对》AU)序&1

【普通人AU,是的,电影《天生一对(Parent Trap)》设定!我想看你们的回复啊朋友们!喜欢的话请给我回复!】


梗概:亚瑟·柯克兰和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已经离婚分居十一年并发誓老死不相往来,然而地平线上已经出现了黎明的曙光,这要归功于艾米丽·琼斯和玛格丽特·威廉姆斯两位可敬的姑娘。

 

序 伊丽莎白女王二号

 

海平面上腾起的天空浮现出浅紫色的暮霭,一艘游轮悠然驶向天边那颗闪亮的夜星。金色的礼花砰然绽放洒下仙子粉一般灿然的火花,仿佛这艘伊丽莎白女王二号就要乘风而行飞向永无岛。

海风缓缓将大厅流出的乐音带上甲板,栏边挽着手的两个年轻人从远空中收回视线,走进敞开的双扇门而引起一阵阵祝福的欢呼。他们落座,侍者端上一瓶葡萄酒,将瓶身上的花体字展示出来:

美梦无止境

一个小伙子举着相机询问他们能否拍一张相片作为纪念,二人微笑点头。

“请侧过身,凝视对方。”

咔嚓声响起的那一刻,仿佛万物竞止。

 

CH1 世界上的第二个我

 

十一年后。

 

“——春季展的问题。别担心,我会让助理处理——”

“放轻松,亚蒂,”艾米丽按住亚瑟正要拿出手机拨号的手,“我一个人没事,懂?”

亚瑟焦躁不安地转头看着她。女孩咂着泡泡糖朝他耸了耸肩。

“但这一次是四个礼拜——”

“——好啦,好啦,你就去处理你那摊事,等着本英雄在瓦尔登给你写信吧!”艾米丽把亚瑟推回衣帽间,拎起自己的双肩包准备往外走。

“等等。”亚瑟叫住她。艾米丽转过身不耐烦地一掌拍在自己的脑门上:“怎——么?”

“你带了维他命吗?”

“带了。”

“水壶?”

“有。”

“护唇膏?防晒霜?”

“有,有。”

亚瑟挑起眉毛。“我是说两样都带了,”艾米丽解释道,“继续。”

“杀虫剂?文具?梳洗用具——等等,你记得带上托尼了吗?”

“我忘了!”艾米丽倒吸一口冷气然后飞奔上楼,几秒之后她在亚瑟抱着臂的“我说什么来着”式凝视中冲下楼梯,又制造出一阵咚咚咚的响声,臂弯里夹着一个绿皮肤的小外星人布娃娃。

“谢啦老兄——嘿,我真得走了,”艾米丽抬手瞄了一眼手表,把书包背带甩到肩上打开大门,眨眨眼睛,“四周后见!”

“把外套拉链拉上!”亚瑟冲她喊了一声,目送着小姑娘跑上花园小径、推开院门,金灿灿的阳光照在她金灿灿的鬈发上跳跃闪烁。他不自觉地露出一个微笑。

 

“有人在偷拍你呢。”玛格丽特凑近弗朗西斯的耳边低声说。

“没——关——系——这说明哥哥我今天依然是相当迷人。”弗朗西斯从车里拎出玛格丽特的背包,用另一只手十分故意地撩了一下头发。玛格丽特发誓她听见了一群女生小声的尖叫。

“你的包,cher,祝你假期非常非常愉快,我会和你的白熊小姐一起给你写信——”

“——谢谢,但别再在信纸上掸香水了好吗?”玛格丽特还是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

弗朗西斯蹲下来伸开双臂环住玛格丽特。“我觉得我已经开始想你了。”他亲吻女孩的额头。

“我也是。”玛格丽特小声说。

黄色的营地巴士缓缓驶近,响着喇叭提醒营地门口的孩子和大人避让。玛格丽塔轻轻松脱了弗朗西斯的拥抱:“快走吧,别误了飞机。”

“玩得开心。”弗朗西斯起身拉开车门,又回过头。玛格丽特朝他招招手。他发出温柔的叹息,驱车缓缓驶离营区。

 

瓦尔登女子夏令营区。

 

“姑娘们,欢迎来到瓦尔登女子夏令营!”扩音喇叭的声音响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引向了集合处,褐发女青年中气十足地站在一口大箱子上喊着话,“我是你们的营长伊莎贝拉。大家快找到自己的行李,今天会很忙!好啦,现在请尤利娅来宣布你们的木屋!”

她跳下箱子,把喇叭递给一旁白色长发的尤利娅。

“注意!丫头们——”

“尤利娅!”伊莎贝拉用手肘捅了捅她,“注意措辞!”

“怎么,难道她们不是丫头们吗……”

人群里的艾米丽叹了口气,掏出自己的手机。“我的天……”她用手遮住阳光看了看屏幕,然后徒劳地上下挥动着手机,“这里没有信号——”

“琼斯,艾米丽!”尤利娅点到了她的名字。

“在!”

“印第安木屋!”

艾米丽把手机塞回口袋向屋区走去,庆幸自己不用继续忍受喇叭声的轰炸。

人群外围的玛格丽特看见前面多了个空位,赶紧费劲地挤了过去。

她的名字没多久就被点到了:“威廉姆斯,玛格丽特!”

“到!”这声应答被嘈杂的人声淹没了。

“威廉姆斯?”尤利娅提高声音。

“到!”玛格丽特朝她使劲挥手。这回尤利娅看到了。

“爱斯基摩木屋!”她对玛格丽特喊道,“放开点,小丫头!”

到晚餐时间艾米丽俨然已经成为了同龄人中的领袖式人物,她被一群女孩簇拥着有说有笑地进入餐厅,吸引了不少目光。艾米丽取了餐盘,发现取餐处左侧有不少看起来相当诱人的油炸食品,于是很果决地排进了左边的队伍,其他女孩也跟着她站到了左边。平时亚瑟严格控制着艾米丽的“垃圾食品摄入量”,明明他自己就对炸鱼薯条情有独钟。

玛格丽特到达餐厅的时候里面已经挤满了人,餐具碰撞的声音和大声的说笑混在一起让她有点晕头转向。几个年龄小的女孩疯打着跑过差点把玛格丽特撞得一个趔趄。

“喂!琼斯!”有谁从背后用力按住玛格丽特的肩膀,语气听起来很凶。

“——啊,我,你,你可能是认错了,”玛格丽特慌慌张张地扭过头,“我是威廉姆斯,玛格丽特·威廉姆斯……”

“哎?”身后是个小麦肤色身材结实的女孩,看上去吃了一惊,“你俩长得真像。你是新来的?”

“是。这里人太多了——”

“——跟我来。”女孩很自来熟地把玛格丽特拉向取餐处右侧的队伍,“对了,我叫马克西莫娜。”

左侧和右侧的队伍都在向中间靠近。这时伊莎贝拉营长走过来插在了两列队伍中间。

“抱歉,姑娘们,我要来点番茄,”她高高兴兴地说,“你要吗?”她扭头问左侧的艾米丽。

艾米丽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她手里的一整个大番茄。“呃,算了,谢谢。”她耸耸肩,端着盘子找座位去了。

“你呢?”伊莎贝拉又倾身拿了一个,问右边的玛格丽特。

“谢谢,不了。”玛格丽特说。

伊莎贝拉一愣,然后茫然地转过头:“你刚才说过了……你怎么会跑到这边?”

玛格丽特莫名其妙地看着她。

“我可能是糊涂了,第一天嘛……”伊莎贝拉自言自语。玛格丽特赶紧端着盘子溜走了。

 

晚餐后的爱斯基摩木屋。

 

“我有两对,”玛格丽特掩饰不住自己兴奋的微笑,把手中的纸牌摊在床上,“我赢了。”

充当牌桌的床四周响起懊恼的叹气声。玛格丽特伸手拢过床中间堆放的一小堆硬币。

“我不玩了。你太厉害了,梅格。”马克西莫娜跳下床沿宣布认输。

玛格丽特抬起头环顾四周:“没人玩了吗?”

姑娘们都喃喃着摇头。“我什么都没了!”其中一个又好气又好笑的抱怨引起一片赞同声。

“我来。”

所有人都扭头看向门口。

玛格丽特好奇地直起身子,不过她马上就看到了。挤得满满的人群在声音的主人踏进小屋时就像摩西开海一样自动让出一条路来。

天已经黑了,那女孩却架着一副墨镜,非常嚣张地掏出一个钱夹抛了拋然后扔在玛格丽特对面的床沿上,把墨镜推上额头。

玛格丽特的笑容消失了。马克西莫娜露出充满敌意的表情。

对面的女孩除了一头金色的半短鬈发外,长相与玛格丽特一模一样。

“请坐,”玛格丽特生硬地说,“琼斯。”

 

【TBC】


评论(13)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