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棍组】圣殿老虎 (上)

【又是神奇的我,把原本的“勇盲僧上山打妖虎”脑洞写成了“和野生动物(男)朋友一起成长快乐”。不管了,我单方面宣布枪棍组就是杰达最佳搭档。】

 

1.

奇鲁在半夜里醒来。他想是夜间骤降的气温中断了他的睡眠,侧过身正要闭眼再次睡去,却听到身边低沉的呼噜声,仿佛野兽的喉鸣。

贝兹。奇鲁想笑。他能在脑子里勾画出邻床的大个子男孩像只大猫似的蜷成一团的睡相。纯粹为了好玩,奇鲁翻到另一侧打算瞧瞧对方的滑稽姿势。

没有贝兹。一只老虎卧在贝兹的床上,山峦一样的脊背随着猛兽的每一次呼吸而平稳地起伏着。

奇鲁僵住了。在他们接受的守卫训练中可没有包括这种情形。

这时候老虎睁开一只眼睛。猛兽的眼睛在黑暗中幽幽地发亮。

这可不好。

在奇鲁采取下一步行动之前老虎就在贝兹的床上站了起来,后肢发力猛地扑向了奇鲁。

奇鲁只感觉自己胸腔里的空气全部都被挤出去了。老虎压在奇鲁身上叫他动弹不得,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头猛兽慢慢变成他邻床的大个子男孩。

浑身上下一丝不挂的贝兹紧紧地捂住奇鲁的嘴。“别喊!”贝兹拧着眉毛半命令半恳求地小声嘶叫,“别喊,是我!贝兹——贝兹·马彪斯!”

奇鲁模模糊糊听到有什么东西轰的一声翻倒在地。不过他印象更深的是贝兹缠结的长头发扫到他脸上,又刺又痒。

 

2.

对于搭档是头老虎这件事奇鲁的接受度惊人的高。也许是因为沙漠地带的夜晚真的很冷而老虎白送上门的温暖皮毛实在力量无穷。总之两个人的床并在一起后,奇鲁起床时再没有带着一副冰冷的四肢。

而更好的是奇鲁可以享受抓住贝兹把柄的乐趣。说真的,每次奇鲁大笑着跑开看着贝兹黑着脸瞪着眼却无力反击的样子确实其乐无穷。

 

但是一头猛兽——尤其是,一头正在长身体的猛兽的胃口并不是那么轻易能满足的。

是一次棍术训练,年轻的学徒们两两对练打得热火朝天,突然——

——贝兹的胃部发出惊天动地的哀鸣。

咕噜噜噜噜噜噜噜——

自此贝兹的碗被换成了头盔沿大小。

 

奇鲁先贝兹一步用餐完毕。他支着脸兴趣盎然地看着贝兹埋头苦干。老虎吃得生猛,带着茹毛饮血那种响亮的吞食声。可惜贝兹垂在脸颊两边的头发略显碍事,他总得中途停一停把头发甩到后面去。

“等一等。”奇鲁对贝兹说,带着发笑的气音。

贝兹从碗沿上露出两只眼睛,瞳孔张了张。

奇鲁从桌子对面探过身,深吸一口气。

“呼——”

一口气把贝兹垂在碗沿的头发向后吹开去。

 

3.

从前只觉得有只老虎做搭档挺好玩的,奇鲁这段时间才开始思考其中的原因。

可能这就是所谓长大了的表现。

杰达城水源稀少,连洗洗身上的污垢都得等到湿季。贝兹冲洗完的时候奇鲁已经在晾晒自己的制服了。

老虎也长大了不少。如果贝兹这时候再朝奇鲁扑上来,恐怕奇鲁就得断上一两根骨头。斑斓大虎的长毛湿漉漉地贴在身上往地上滴水,水滴在落地的瞬间被蒸发干净。贝兹甩着身上的水,周身像下雨一样噼里啪啦地水珠四溅。然后老虎慢慢直起身,变成结实的青年。

奇鲁扔给他一件干燥的制服。贝兹接过制服随意地在腰上系了一下,坦着上身闲适地晃悠着,下巴上刚刚冒头的胡茬在太阳底下发亮。

奇鲁从湿衣服后面走出来。

“当时为什么要来杰达?”他没头没尾的问了一句,笑着。

老虎转过身看着他,然后咧开嘴露出四颗尖齿。“原力。”贝兹也笑着,“是原力在指引我啊。”


评论(1)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