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棍组】【架空】晨间通话

【就是糖。宗教和旅游城市杰达,侠盗六人组同住,私设枪棍二人都是圣殿博物馆工作人员。无果给大家拜个早年儿!】

 

奇鲁醒了过来。介于今天是圣殿博物馆闭馆日,他披着衣服坐在床上清醒了一会。天色已经大亮,奇鲁能感觉到些微光线,表明这是一个虽然寒风呼啸但阳光明媚的日子。

他伸手探了探,床的另一侧是空的,而且是凉的。

这时候他的手机用贝兹的声音发出壮烈的“chirrrrrrrrrrrrrut——!!!”的大喊,于是奇鲁就去摸手机。

老式的按键机就放在床头。奇鲁宣称这部手机是把他打入圣殿博物馆门前喂鸽子的老人行列的罪魁祸首,而贝兹则坚持奇鲁比整个杰达市立高中的小崽子们还能闹腾,所以按键机逃过一劫,在奇鲁的床头柜上苟延残喘。

奇鲁摸着按键上的凸点接通了电话。“贝兹,”他严厉地说,“是不是你把我的手机铃声换掉的?”

“什么?”

“听上去像你在对我发出临终的呼喊。”

“不是我。可能是卡西安。”贝兹站在货架前歪头用肩膀顶着手机,掂了掂两颗花椰菜然后把其中一颗扔进购物车,“坏消息:他、K2和琴今天回来。刚接到电话。”

“那就是说你得准备五人份的食物。”奇鲁高高兴兴地说,“祝你值周快乐,贝兹。”

贝兹在电话那头发出一声不满的闷哼。

“顺便,”贝兹调转购物车,抬手握住手机,“你早上吃什么?”

“绝地麦片。附赠迷你光剑的那种。”

“真的?你几岁啊?”

“嗯,”奇鲁考虑片刻,“五岁吧。”

“而且——说实话——巧克力味的比水果味的好。”

“不行,贝兹,”奇鲁耐心地说,“你不能用西斯麦片糊弄我。”

贝兹在冲调区浏览了一下,并且成熟地克制住自己拿西斯麦片的冲动,把货架上最后一盒绝地麦片丢进购物车。

“还有别的事吗?我想去冲个澡。再见——”奇鲁踏上拖鞋。

“不行!”贝兹大声拒绝。前面的一对情侣同时回头看了他一眼。贝兹开始有点希望卡西安和K能同行,他俩的对话就足够引人侧目。或者琴用购物车大搞超市飞车。

“别紧张,贝兹。”

“某人刚刚还说自己五岁呢。”

“我已经是个大孩子了。”

“那也不行,”贝兹无情地说,“你知道有人从浴缸里爬出来都能把自己摔残。”

“好吧,我去刷个牙,然后整理一下文件,听着新闻等你回来,这样如何?”奇鲁站起来,把窗帘全部拉开。街上的喧闹声清晰可闻,电话那头也是。

“挺好。”

“无聊。”

“你能在档案办公室坐一整天,为什么不能在家里坐一整天,嗯?”贝兹把购物车里的东西堆上收银台。

“因为家里没有充满原力的氛围。”奇鲁回答,并且在各个房间踢踢踏踏地走来走去。

“等会!”贝兹冲他嚷嚷,“别进菩提的屋子!”

“没有——为什么?”

“他不喜欢别人动他的纪念版模型,所以他在房门口做了个记号。”

“贝兹,你知道你听着像什么吗?”

“嗯?”

“养活一大群小孩的疲于奔命的老妈。”奇鲁耸耸肩。

“……我操。”

“嗯?”

“我操,还真是。”贝兹把所有东西都捅进袋子里,走出超市,向路边的邮局走去。他有一张明信片要寄给菩提。昨天晚上他和奇鲁一起东拼西凑写满了一整张明信片,还加上签名。

“再见,我要去刷牙了。”奇鲁说。

“再见,我马上到家,赶紧把卫生间腾出来。”贝兹挂断电话。

邮局的工作人员看着他:“Partner?”

“算是吧。”贝兹说。


评论(4)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