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棍组】【天朝校园风】并非没头脑,确乎不高兴

【马彪和齐英威,凯博高中的两个并非唯恐天下不乱却总在搞事的男生。自拍封面图来自我们班,文内梗大密度来源于生活。希望大家多多跟我日宝(即瞎扯),讲讲你们校内的梗!】





马彪同学总结:跟齐英威混一块儿容易把自个儿搭进去。

他俩小学时候就在一起玩了。当时齐英威小朋友如获至宝,每天大中午睡觉时间跑马彪家楼下,扯着嗓子嚷嚷“马——彪——下——来——玩——”,不出三天,全楼都被迫知道了这楼里有个小孩儿叫马彪,他还有个特铁的朋友天天喊他下去玩。

言归正传,这会儿要讲的事是前不久才发生的。得先申明:

马彪一开始对原力哲学是充满了蓬勃的热情的。

他初中成绩倒不赖可也不拔尖儿,唯独思想政治这一门儿在中考里给他拉高了不少分儿,让他挤进了凯博高中这一省重点得以和齐英威再续前缘。所以马彪和齐英威携手同心,都选了政治课。

再看那高中政治讲的啥——基本原力哲学理论。

然而原力哲学待人并不友好,充满着艰深的理论不谈,更坑逼的是还得记住历史上著名的绝地和西斯。

更气人的是上课时候,当马彪悲愤交加地咬着笔杆拽着头发跟满满一白板的笔记大眼瞪小眼的时候,齐英威正傻乐着给他课本上的尤达大师画睫毛和头发,画完之后拿小刀划下来推到马彪鼻子底下,拿手肘捅他:“贝子,快看我的杰作!”——贝子是马彪小名儿——然后马彪垂眼一看,一个没憋住吭哧一下笑了,引来讲台上老师饱含责备和失望的一记白瞪。完了齐英威画厌了,就趴桌上睡觉,神情十分享受,一起一伏十分有节奏,马彪给他带得上下眼皮直打架,清醒的意识直接化作原力,也睡了过去。幸好前头引颈抄笔记的人够多,能挡挡两颗脑袋。

可想而知半个学期下来马彪都学了些啥。政治考试大军压境,他唉声叹气,心想再不济好歹有个齐英威给他垫垫底儿。抱着这种不健康的心态,马彪在考场落座,朝前方扭过身子跟他打招呼的齐英威挥了挥拳头,以示划清界限。

反正踩着一块西瓜皮,滑到哪里是哪里吧,马彪连蒙带猜总算填完了一张卷子,抬眼一瞄挂钟乐了:嘿,还有五分钟!

这时前面的齐英威抬起胳膊,看似是挠挠后脑勺,实则扔了个小纸团儿在他桌上——

选择题?

马彪心说,我这会儿帮你我的排名咋办呢,遂无视之。片刻,又有一个小纸团降落在他的文具盒——

要来不及了

外加若干感叹号。

这像是不太妙啊。万一……齐英威没做完怎么办呐?

马彪心一软,把自己的答案抄在纸条上,趁监考老师不留神biu地一下空降过去。前边儿人速度地低了头写起来。

马彪觉着救齐英威一命也不错。他记着过会考完了要教育齐英威以后认真听讲,然后在他脑袋上拍两拍。

吹哨了。俩人刚跟着人流走出考场,齐英威就笑吟吟地凑到了马彪耳朵边儿:“你错了七个。”

“什么他妈???”

齐英威原来老早就写完了试卷,在卷子上涂涂抹抹半天玩儿腻了,改改马彪的选择题权当调剂。

马彪气得干瞪眼。好个齐英威,自己就不该在班上同学要开他飞机的时候把他拽下来,不该每天给他义务打饭,甚至都不该在下雨天把伞拄到他板寸脑袋上!千不该万不该化作英雄末路的一句话:

“老子真是白疼你了!!!”

齐英威报以爽朗的笑声随风逃远了。

马彪出离愤怒,拧了齐英威赛车的气门芯儿。俩。

后来齐英威学乖了。他会在收试卷前把改好的答案递回去。马彪选择性改正,终于得以及格。

 

【我们大家不学他】 


评论(11)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