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棍组】【天朝校园风】夜观天象(上)

(接前文《并非没头脑,确乎不高兴》)


马彪同学确定:跟齐英威混一块儿老能把自己搭进去。

凯博高中作为一所傲然不屑与时代接轨的省重点,把升学率看得比什么都重要,在元宵节前几天下达的放假通知转眼就成了一个屁,节日前晚又通知假期取消,在班自习。

马彪郁愤难平,自习课上面对作业气不打一处来,本着“不能在家里玩,就在班里玩”的原则,掏出一本讲武器的杂志翻了起来。齐英威坐他同桌,奋笔疾书,立志一节课把不想做然而要检查的作业都划拉完。

翻杂志没多久,马彪又被齐英威捅了一肘拐。“干嘛?”马彪假装凶他。“帮我修好,谢谢。”齐英威推过一只垮到盘芯拖出的修正带。

“叫爸爸。”马彪充满邪恶地微笑。

“你反正没事儿干。时间就是金钱哪贝子。”齐英威已经划拉完了一本作业,正着手施工第二本。

“哦你这话,合着我的时间就不值钱了是吧?”马彪质问道。

“我看你也没当钱使嘛。”齐英威灿然一笑,一副“爱修不修,反正我就不叫你爸爸”的风轻云淡。

有理有据,马彪向齐英威低头,动手修起了修正带。

不巧这会儿年级主任在走廊上游荡巡查,而马彪色彩斑斓的杂志还堂而皇之地躺在他毫无掩护的课桌上,翻开的那一面印着一个巨大扎眼的“死星”概念图。马彪呢只觉得空气突然安静,抬头一看,跟窗外的年级主任对视两秒。

年级主任示意他出来。齐英威用眼角余光瞟着。体育课代表马彪身材结实,所以没有让年级主任的气场形成全面的压制。齐英威感到一丝骄傲。

不过杂志还是被没收了。“他妈的白鸟儿。”马彪面如屎色。首都调来的老师倪克伦自打当了年级主任,就没有停止过对学生的压榨剥削,然而即便如此,倪老师还是凭借其不离身的白色长风衣和骄矜的步态在学生内部荣获“白孔雀”这一称号和一大堆写在草稿本本儿上的同人文。

总而言之,马彪没了消遣,就很气,咔咔地掰着自己的笔玩。马彪发泄着自己作为一个力量还不够的无产阶级对于罪恶的大资本家的抵抗情绪——简言之,就是不想搞作业。

这个时候,从刚才起就一言不发的齐英威啪地合上作业宣告形式上的完成。他把手越界支在马彪的课桌上,笑眯眯地盯着马彪。

马彪就把笔一丢,朝齐英威凑过去表示听着呢。

“下节自习咱们出去玩如何?”

“嘁!”马彪例行表示不屑,不过眼睛还是盯着齐英威,“没假条你想跑哪儿去?”

“我们不出校门嘛。就实验楼顶。”

“鸟不拉屎。”

“那你想继续这么干坐着咯?”

“你想让我陪你就直说。”

齐英威在边上眉开眼笑:“行啊,我想让你陪我逃课。”

马彪一个答应呼之欲出。然而,作为一个骨子里的老实学生,马彪打小还真没逃过课。

“不过实验楼该锁着呢吧。”马彪灵机一动,说。

“没有!”齐英威带着一脸的万物皆春欣欣向荣,“楼上有灯亮着!贝子,你去还是不去,一个字还是两个字?”

“两个字!”马彪一拍大腿,“我去!”

罢了,就当这是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

齐英威和马彪都忘了马彪的作业还一笔没动这码事。

 

【TBC】


评论(15)

热度(24)